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视角 >

综艺节目中韩合作方略——《奔跑吧,兄弟》《囍从天降》案例分析

时间:2014-09-29 10:51 点击:

韩国制作方很介意自己的模式在中国播出的效果,因此对中国团队和平台的要求也比较高。另一方面,出售版权只是短期收益,联合制作会使韩方分享到更多利益。 去年至今,引进中国的韩式综艺除《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两档节目由中国团队独立制作之外,其余节

 

韩国制作方很介意自己的模式在中国播出的效果,因此对中国团队和平台的要求也比较高。另一方面,出售版权只是短期收益,联合制作会使韩方分享到更多利益。

去年至今,引进中国的韩式综艺除《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两档节目由中国团队独立制作之外,其余节目如《两天一夜》第一季、《我的中国星》、《花样爷爷》、《最强天团》、《男神女神》等录制现场几乎都出现了韩国“欧巴”(哥哥)的身影。

韩国节目为何不能像欧美模式一样“袖手”卖宝典,而一定要原版制作团队亲自参与节目制作?中方又如何计算这种合作的性价比?在合作中,双方的沟通协调机制又是怎样的?通过今年第四季度即将推出的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天津卫视《囍从天降》两档节目的运作或能窥见一斑。

联合制作的原因

 

 

Running Man自2010年在韩国开播以来,收视率持续保持高位。其是一档明星户外竞技真人秀,每期由7位固定成员及不同的嘉宾参演。对应每期主题,参与者组队进行比赛,最后获胜一方将获得荣誉称号或奖品。游戏中创造的“撕名牌”等环节好评如潮,吸引了许多综艺节目竞相模仿,Running Man在亚洲地区有极高人气。

业界普遍认为,这是韩式综艺最难的一档节目。“目前,国内电视还没有达到拍摄这个节目的实力,必须要原版制作团队加入才行。”湖南卫视的一位王牌制作人曾说过这样的话。

今年,RunningMan中国版最终落户浙江卫视并定名《奔跑吧,兄弟》。双方谈判历时近一年,浙江卫视也派出人马赴韩国拍摄现场观摩学习,不过此次《奔跑吧,兄弟》前4期仍由韩国原版核心团队成员亲自操刀。

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奔跑吧,兄弟》总统筹周冬梅表示,“确实,节目难度相当大,一是这个真人秀规模超大数字惊人。另外,同一期节目里有多场景转换,转换后各工种要迅速调整到位,需要一流团队、一流配合。再者,7位MC(主持人)的个性和默契度是节目的一大看点,对这7人的要求非常高。我们前期花了大量时间,浙江卫视第四季度推出,说明准备已经到位,时机比较成熟了。”

韩国版权方早已意识到模式、宝典的重要性,据记者了解,有多档韩版节目制作了操作手册。尽管如此,韩式综艺不同于欧美模式。比如“《中国好声音》模式特点明显,宝典操作规范,但包括Running Man在内,韩式综艺的模式大多不太清晰,对现场应变及实操的要求很高。以Running Man来讲,要学到精髓,没有亲密的合作和长年累月的交流做不下来。”周冬梅说。

天津卫视总编室大型活动部负责人王振华也表示,《囍从天降》之所以邀请韩国团队加入,是因为从制作角度来讲,“光看他们给的宝典是不够的,中方确实需要韩方的指导。”《囍从天降》来自韩国模式《伟大的婆家》,节目中四位“女神”将“嫁”入普通乡村家庭,进行3个月的家庭生活体验。

对于合作方韩国团队来讲,韩流涌动的后面,他们看到的是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去年开始的版权购买潮使得韩方模式快速输入中国,但与此同时,韩国人也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不少卫视在购买了节目版权之后并没有及时将节目制作出来。因此,韩国版权方纷纷要求参与制作也是希望能够保证模式不至于被压箱底。在王振华看来,相比较欧美,韩国模式还是偏少,因此,“韩方非常珍惜一档模式在中国释放的机会。”

以王振华接触到的韩国制作方来说,他们很介意自己的模式在中国播出的效果,因此对中国团队和平台的要求也比较高。另一方面,出售版权只是短期收益,联合制作会使韩方分享到更多利益。

正因这种相对密切的合作方式,导致仅一两年时间,中韩电视节目合作的“割据”现象已初现端倪。韩国三大电视台MBC、KBS、SBS分别与中国的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互动频繁。

合作方式

现有的中韩节目合作大致分为以下几种方式:

1、版权合作(如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

2、联合研发,以中方为主进行制作(如天津卫视《喜喜从天降》);

3、联合研发,以韩方为主进行制作(如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四川卫视《两天一夜》第一季)。

很多模式如《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等,韩方都加入了广告分成的要求。

《奔跑吧,兄弟》制作团队加起来超过150人,中国团队由浙江卫视由操作过《人生第一次》《爸爸回来了》《爽食行天下》《中国梦想秀》等节目的三支核心团队组成,韩国团队占到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包括其总导演、总编剧、王牌VJ等各个工种共50人。

网传《奔跑吧,兄弟》独家冠名为1.3亿元。周冬梅表示,广告商非常追捧这个节目,招商情况比第一季《中国好声音》要好很多。从投入产出、长期回报来看,她认为,投资回报不能简单用金钱衡量。“这和付费学习是一样的,我们若去韩国学习,不可能去这么多人。再或者我一个人去北大读MBA,花费就要20万,但这只是我一个人受益,而如果我们把MBA的老师请到浙江卫视给我们50个骨干上课,对于整个频道来说一定获益匪浅,值得去做。”

浙江卫视想要“偷师”的是韩国电视同行做节目的理念和方法。周冬梅认为,RunningMan团队的架构值得学习,包括导演和编剧的分工、总导演和下属导演们的分工等等。“专业性确实很强,能够随机应变。”最让她敬佩的一点还有编剧的能力,她希望通过学习,能够培养出属于中国团队自己的编剧,并打造编剧培养机制。

在快速移动中,如何保证重要的画面不丢失、不穿帮,并且拍摄完整而清晰,是户外真人秀摄像中永恒的课题,因此这类节目对VJ(移动摄像)的要求非常高。周冬梅认为,RunningMan团队VJ技术一流。“他们的VJ是让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团队。其实浙江卫视此前也经过了户外综艺节目的锻炼,像《男生女生》《爸爸回来了》,但仍然觉得挑战很大,韩国VJ的这种专业素质国内摄像短时间内还达不到,也是需要学习的。”另外,节目的后期制作也很好,“在目前我看到的综艺节目里很难有节目是超越它的。所有的拍摄素材按照逻辑形成清晰脉络、张弛有度,剪辑得非常到位。”

对于《囍从天降》,王振华透露,由于是以中方为主,因此付给韩方在制作团队中的成本不算多,希望团队可以学到户外真人秀规律性的东西。

磨合的难点

 

 

在《奔跑吧兄弟》前期策划阶段,中韩双方各自发挥才智提出创意、充分讨论,形成方案后,由韩方主导执行——从总导演到编剧、摄像各个工种均为韩国原班人马,中方设两位副总导演(陆浩、岑俊义)协助韩国总导演曹孝镇,每个核心岗位都有中方人员跟随,形成了一支“双人制”的混编团队。这样操作4期后,节目将交由中方独立制作。

前两期节目按照原定计划在3天内完成了录制。作为节目总统筹,周冬梅深感协作的不易。

“最大难度就在于两个经验丰富、高水平的团队要在短期内磨合一致。因为这个节目没有严谨的操作模式,很多想法都在曹导演脑子里,很多事情需要在现场才能定下来,所以‘变化’随时会发生。他们的工作习惯比较灵活,团队也养成了随机应变的习惯。而中方的工作习惯更有规划性,按照我们的习惯,摄像、灯光的位置、需要达到的效果等都非常清晰。道具也会很早就确定要用哪个,但韩国人是要在现场用了再做决定的,这样导致配合的岗位也非常紧张。为了双方更好地配合,曹导演改变了很多他以前的工作方法。”

一方面是灵活的工作方式,另一方面是严守真人秀的“真实”与“出其不意”,在《奔跑吧,兄弟》录制过程中,韩国导演坚持不让MC们提前知道游戏规则,韩方团队对高度保密状态下的工作十分适应,执行力很强,很有默契。这是支在一起工作了四五年的队伍的工作状态,周冬梅希望中方也能快速成长达到这种默契度。

《囍从天降》的制作则以中方团队为主,天津卫视派出孙铁麟团队应战。截至记者发稿前,节目已完成前期筹备。王振华透露,整个团队成员150人以上,韩方人员不会超过30%,韩方的作用是规律性地指导,比如摄像怎么调度、怎样保证不穿帮等,这些如果自己摸索的话进度会很慢。再一个是剧本指导,比如环节设计、悬念制造等由中方编剧设计,韩方编剧帮着把控。

《囍从天降》之所以不以韩方为主,是吸取了其他节目与韩方合作的经验,“比如你用韩国团队,现场发生了什么韩国导演和摄像根本反应不过来,语言不通”,王振华解释。

对于这个问题,《奔跑吧,兄弟》的解决方案是“配备强大的翻译团队”,而且周冬梅发现,基于这支韩国团队丰富的经验,“我们说了什么话他们都能猜出个大概,没有反应不灵敏的地方。”

《奔跑吧,兄弟》和《囍从天降》的后期均由中国团队负责。王振华说,韩国人不了解中国,剪了之后会水土不服,“据我们了解,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

中韩合作,如何扬长避短,找到最合适的方式,需要未来更多的项目予以实践。但就户外真人秀这种特有的电视品种,受访对象均表示,强大的编剧、摄像、后期团队不可或缺,目前这些工种在中国的节目团队中还很稀缺,如何形成培养这些人才的有效机制,是更应该向韩国学习的地方。

据悉,《囍从天降》将于10月份上档天津卫视,《奔跑吧,兄弟》将于10月中旬接档《中国好声音》。

来源:综艺

 

(编辑:兰新义)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