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浅谈社会纪实类纪录片《镜子》的探索与思考

时间:2018-06-04 17:32 点击: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 翟颖 纪录片是一面镜子,它通过理性、深刻的叙述掠去浅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  翟颖
纪录片是一面镜子,它通过理性、深刻的叙述掠去浅薄、复杂的表象,而直抵事物的本质。纪实是纪录片的基本功能和重要特征,尤其是社会纪实类纪录片,它关注社会变迁,记录社会发展,为历史留存。由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制作的纪录片《镜子》就是这样一部发人深思的佳作,播出后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并在2017北京国际电影节上脱颖而出,入围纪录单元最佳国内长片。该片并非传统意义上宏大主题的纪录片,它取材于三个因孩子辍学而陷入困境的普通家庭的故事,父母无奈将孩子送入一所特殊学校接受“改造”,却意外受到了触及灵魂的启蒙教育。
一、多维视野的架构与讲述。
《镜子》从社会学、心理学和传播学三个维度呈现给观众一个复杂而又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将视角对准社会生活中的家庭——父母与孩子的关系以及孩子的教育问题。片中选择了三个不同的家庭,出现的“问题”各不相同,有辍学的,有早恋的,有网瘾的,但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家庭教育模式上都出现了问题,进一步揭示出家庭关系及家庭教育模式对于孩子成长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并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很多家长注重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家庭精神建设以及家庭在社会生活中、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客观是纪录片的生命。《镜子》力图以简洁平实的风格还原社会生活的真实画面:中国人物质生活的质量较以前有极大改善,但忽视了重要的家庭情感教育。《镜子》的题材选择契合了受众的需求,它紧扣这一现实问题,并追根溯源,试图找到问题症结所在,这也是播出后引起广泛关注和引发诸多话题的原因之一。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无论经济社会如何发展,对一个社会来说,家庭的社会功能都不可替代。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们从牙牙学语起就开始接受家教,有什么样的家教,就有什么样的人。”  事实上,关于青少年教育领域内存在的问题,早已引起了社会关注,与之相关的作品并不鲜见,比如:《中国学校》、《出路》、《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中国式教育》等等作品,它们更多关注的是教育体制等方面的问题,而《镜子》的创作者通过多年观察和思考,另辟蹊径,从情感教育缺失这个视角,挖掘出更深刻的意境,“一个有问题的孩子,它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有问题的家庭教育。” 正如有人所言,教育从来不是孩子的功课,而是父母的修行。
《镜子》拍摄的纽特思特家庭教育支持机构位于湖北省武汉市,它是国内最具特色的家庭教育机构,那里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问题”孩子,几乎每年都会有大量新闻媒体前去报道。《镜子》没有简单地停留在讲述“问题”孩子的层面,而是注意从心理学的角度去揭示和认识家庭关系的复杂性、互动性,通过真实的故事,让观众意识到家庭教育环境对于孩子健康成长的重要性。该片的主题是要让心灵回家,让父母们反思自己教育的方式方法,让两代人重新思考如何正确相处。从片中三个家庭的背景介绍及家庭成员采访中不难看出,这些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并不融洽,甚至出现过比较对抗、偏激的现象。如:周泽清的家庭环境是父母相互争斗,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孩子被父母忽视,找不到存在感,孩子同意参加此次训练营,主要是知道有媒体进行拍摄,他可以在镜头前找到存在感。再比如张钊,他的父亲行为刻板,很少笑,父母之间关系也不好,意见不一致就吵架,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他感到自己被忽略了,缺乏关注和爱。直到此次训练营学习结束,张钊仍没有信心与父母建立起良好的信任关系。美国教育家杜威说:“成人有意识地控制未成熟者所受教育的唯一方法,是控制他们的环境。我们从来不是直接地进行教育,而是间接地通过环境进行教育”。良好的家庭环境对于孩子成长的影响可能是有利的,不良的家庭环境则会对孩子产生消极的影响。纽特思特辅导老师认为孩子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常常是父母造成的。《镜子》试图传递给家长一个忠告:父母应从家庭教育的角度出发,有意识地为孩子创设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过多地替孩子做主、包办,是对孩子自由的限制与思想的束缚,孩子会觉得父母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不被信任,长此以往积累了过多的负面情绪,心情一直被压抑着,孩子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片中一位孩子所说的,他就是想证明给父母看,想让父母知道自己可以。说到底,出现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父母始终没有把孩子作为独立、平等的个体,父母与孩子之间缺乏平等的交流与尊重。
纪录片的成功大都以新颖的选材视角为基础,《镜子》以无解说词的叙述形态,把“核心情节”作为讲述故事的主要推动力,以剧情片的剪辑方式推动情节进展,逐步显现出全貌,带给观众一些反思和回味。
该片没有运用更多复杂的叙事手法,而以顺叙的方式记录着主人公及家长的心路历程,从一个个真实事例中展开叙述。片子伊始,便将视线切入2016年9月武汉的一家教育机构当时开始招收第139期孩子,先后有16个家庭替自己的“问题孩子”报了名。其中多数孩子不愿意参加;这其中就包括了片中选取的三个主人公,辍学孩子家明、张钊和一个自愿前来、找寻“存在感”的14岁少年泽清。这些孩子都是真实生活中存在的,大家并不陌生,以这些“问题孩子”入营前的状态引入,牵引观众产生一系列悬念: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他们要进行怎样的训练?经过几十天的训练,他们会改变吗?对人物命运的关注和对于问题求解的好奇心,无形中增加了观众的收视欲望和片子本身的张力。而情绪上的跌宕起伏与阶段性的留白停顿,制造出更宽广的思考空间,引发观众探究真相。
二、前期调研与后期宣传推广。
社会纪实类纪录片的功能是真实记录社会问题,试图通过关注和揭示问题来影响社会,实现主流价值观的引领。
《镜子》的主创人员长期关注家庭教育问题,早在2005年,当时作为编导的卢钊凯曾拍摄过武汉的一所学校,那时他就意识到:隐藏在“问题孩子”背后的是家庭教育问题和社会问题,打算拍摄一部反映孩子与家庭关系的纪录片。通过十年的观察调研他发现,不同的家庭存在不同的问题,比如有的家长将自己的理想寄托在孩子身上,一切以学习为目标,给孩子增加了心理压力,同时也埋下了反抗的隐患;而有的家庭,忍让妥协、父亲的冷暴力,让孩子产生了错误想法:只有做出一些过激事情才能得到关注。因此,在创作《镜子》时他选取三个问题类型的家庭,深入剖析,生动记录,让观众从中受到触动和启发。在片尾点题:情感教育的缺失是问题的根本。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镜子》把思考的主动权交给了观众,希望每个家庭成员自觉发现自身问题并有所改变。只有每个家庭成员觉醒了,并试图改变,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在宣传推广方面,《镜子》创作团队选用了“校园互动”模式,根据片子本身的关注点,节目组制定了进校园活动和北京国际电影节作品放映活动的宣传推广框架。从2017年4月1日起,在近半个月的传播预热周期里,《镜子》主创团队先后走进了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首都师范大学和河北省石家庄第二中学,通过节目放映、观众谈观后感以及与主创现场交流等多种方式进行宣传。同时,借力新媒体进行预热互动,在《天网》栏目官方微信平台“央视天网”发布了人大附中活动的报道,24小时内阅读量就达到了近5万次,引发了网友的转发和评论。“央视新闻”还通过微博和客户端对创作团队进校园活动进行了在线直播,播放量达到了10万次,众多网友参与在线讨论,起到了很好的话题预热效果。2017年4月16日,受北京国际电影节邀请,在国家图书馆学津堂举行首映典礼暨交流会,“央视天网”发布了相关推文,来自纪录片、心理、教育、传播等领域的专家对《镜子》予以肯定和评价。《人民日报》、新华社、人民网等40余家主流媒体也以不同的话题推介了《镜子》,提高了全民对这一问题的广泛关注。节目播出后,社会反响热烈,讨论不断发酵,不少新媒体继续跟进《镜子》话题的讨论,发布了被广为转载的多篇推文。“央视新闻”微信公号发表了题为《献给我们所深爱的父母和孩子》的推文,在短时间内阅读数破“100000+”,深度引发众多网友探讨中国家庭情感教育问题的热情和力度。
三、创新传播方式,强化媒体责任。
作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精品之作,《镜子》的成功得益于纪录者的社会责任感,体现了一种深沉的人文情怀,通过客观冷静地真实记录,呈现三个家庭的社会学样本,以情感教育缺失这一新视角,重新审视中国家庭面临的亲子关系等问题,为探索、思考解决当代中国教育领域问题提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思路,更为社会纪实类纪录片的探索另辟蹊径。 
当然,《镜子》并非完美无暇,在新媒体整合方面还存在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缺乏多平台内容分发的策略,没有实施跨屏传播,以增强传播效果。在融媒时代,如何借助新媒体传播优势,以更广阔的思维来深入打造内容IP化,增强内容开发与增值,创新纪录片的运营模式,这是电视人的使命,也是纪录片的使命,更是《镜子》带给我的启迪与思考。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