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电视法治新闻社会治理功能研究

时间:2018-06-04 17:32 点击:

吉林电视台 宋寒冰 电视法治新闻是法治与新闻的联姻,它既有电视新闻的共性,又有法治新闻的特性。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历史性的变革和历史性的成就,得力于以法治国大政方针的推进,受益于电视法治新闻文化软实力的强化与渗透。1995年全球治理委员会曾发表
吉林电视台  宋寒冰
电视法治新闻是法治与新闻的联姻,它既有电视新闻的共性,又有法治新闻的特性。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历史性的变革和历史性的成就,得力于“以法治国”大政方针的推进,受益于电视法治新闻文化“软实力”的强化与渗透。1995年全球治理委员会曾发表《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的研究报告,对“治理”一词做出过界定:“治理是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个人和机构管理其共同的事物的诸多方式的总和。它是行动的持续的过程••••••与统治不同,治理的主体未必是政府,也无需靠国家强制力量来实现。”①  这就是说,治理是上下互动、合作调解管理的过程,它打破了以往政府是权力的唯一源泉的思维模式。媒体从单纯的宣传工具拓展成为社会治理的重要一环,与法律、制度、道德共同建成了社会治理的总体框架。我国电视法治新闻自20世纪80年代初上海电视台的《道德与法律》开办伊始,随后中央电视台和各地方台陆续开办的法制节目如雨后春笋般遍地而起,均不同程度地产生过轰动效应。中央电视台的《今日说法》《法律讲堂》《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新闻1+1》《天网》等栏目凭借着超强的文化“软实力”优势与执政党喉舌功能,在我国法治化社会进程中既担当领航员和风向标的重要角色,又在突发性群体事件的治理中起到了“减压阀”和“调解器”的关键作用。我国电视法治新闻节目从初创期的以案释法、调解纠纷,到繁荣期的行政监督、惠及民生,至转型期,异军突起的网络新媒体以其开放性和平等意识解构了传统媒体的一元化话语格局,也挑战了电视主流媒体的权威性。但实践证明,新媒体的发展对于传统电视而言,不是毁灭性的力量,而是激励性的因素。新媒体网民披露信息优势明显,但传统媒体对舆论的推动力和调控治理功能依然不可取代,缺少了传统媒体,特别是中央权威媒体的参与和介入,地方区域性的舆论事件就无法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互动。
一、强化与调解:电视法治新闻的普法实效
1、强化普法,冲破封建禁锢。
1985年6月,文化部和司法部向新闻媒体制定了《关于向全体公民普法及法律知识的五年规划》。如何使法治与社会形成良性互动机制,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以保证法治秩序的建立和实现,便成为党政的当务之急。作为党的喉舌的电视主流媒体成为此时宣法普法的急先锋,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历史的重任和使命。央视首当其冲,以点带面,各省市地方电视台全面开花,呈现快速发展之势。《今日说法》以案释法,将复杂化的社会关系简化为法律关系,使观众明白什么是法律依据、权利义务和判决的理由。该节目的贴近性和真实性,具有独特的魅力,它让受众在观看节目的同时,不仅感悟案件带来的视觉冲击,还带来了对法理人生的思考。央视的《法律讲堂》文史版,开启了穿越情感和时空今人与古人对话的先例。以央视为首的主流媒体有其独特的受众优势,有广泛的民意基础,他们凭借资源优势,提供权威平台,权威专家的客观分析和解读,更能获得公众的普遍认同和理解。“法治”不仅仅是抽象的意识形态概念,更应该是一种人们自愿遵循的行为方式。受众法治理念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它是一种社会法治意识的形成,社会法治意识是一个文化心理塑造的过程。从封建社会的统治、理想化的人治,到尔今的法治,几千年来“自古刑不上大夫”“无讼息争”的等级观念禁锢着中国的知识精英和平民百姓,北京紫禁城太和殿里造型各异的13844条龙的遗雕即是昔日“皇权至上”“赋神”“赋权”的历史标志。从人治到法治,从平民到公民,中国民主法治化进程至21世纪新媒体时代迎来了历史性的跨越,这不能不归功于央视为首主流媒体对法治思维的启迪、渗透和强化。没有多年潜移默化的法治思维熏染,便没有新媒体时代的自主维权和伸张正义。
2、民生调解,弥祸于未形
    民生调解谈话帮扶类节目的诞生,是在我国电视法治新闻节目进入繁荣期,它标志着经过20多年的普法宣传,我国民众法律意识觉醒的第一步。我国改革开放后的民族振兴与经济腾飞令世人瞩目,但市场经济的兴起,人们对物质诉求的强化、对精神诉求的弱化必然导致道德规范脱钩与私欲吞噬法理。由此构成以人民内部矛盾为主的社会矛盾多发性和复杂性,这些必然会成为影响我国社会和谐稳定的主要障碍。201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法》颁布前后,一大批电视调解谈话帮扶类节目便应运而生。如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心理访谈》《道德观察》等;江西卫视的《金牌调解》、深圳电视台的《第一现场》、山西电视台的《小郭跑腿》、吉林电视台的《广角民生》等等。电视调解访谈帮扶类节目以“地气”赢得“人气”,集可视性与教育性于一体,凸显了电视法治新闻节目的拓展。从为百姓了解法律知识到践行法律公正,这是一种大胆的创新和实践。在调解访谈帮扶类节目里,吉林电视台的《广角民生》独树一帜,他们面对的是一群知识结构偏低的农民,却能依靠地理土壤、人文环境和历史记忆,打破区域千百年“约定俗成”之习和“血缘”之观的认知壁垒,找出后乡村时代农民法律意识淡薄的思想根源。他们独创的前置性导语“问过去、问责任、问情感、问性格”即是对调解访谈帮扶类节目内涵的的概括和外延,他们调解的主要矛盾集中在婚姻、土地、赡养这三方面,究其根源,与长期的地域文化特质的熏陶有密切关联,如老一辈的“土地情结”;“东北妻荒”和“彩礼绑架”所引起的“女强男弱”现象;“血缘代际”导致“反馈模式”失效,造成老无所依、有法难究的代际恶性循环等等,这些矛盾,经过由记者、律师、调解员三方组成的节目组调解,最终多数都能化干戈为玉帛,如同我国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马光所言“销恶于未萌,弥祸于未形”。此时的调解,便成为有效遏制“道德类”向“涉法类”刑事案件转化的重要节点。
二、  代言与监督:电视法治新闻的反腐惠民
代言,是指政治代言。政治是统治国家、管理社会的代名词,政治的属性决定其与法治必然结成天然联盟,与电视也是密不可分。就连一贯自诩为民主、自由的美国都不得不承认电视的政治属性。美国西蒙多•怀特就曾说过:“在美国如果新闻还没有准备好对公众的影响,那么任何国会的重大立法、任何国外冒险、任何外交活动、任何重大的社会改革都不可能成功。” ② 中国语境下的电视同样与党和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十七大以来,我们的党和国家政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未能解决的大事,其中一个就是“坚决遏制腐败势头蔓延,从严治党成效卓著。”伴随着我国社会法治化进程的加快,腐败渎职坑民涉法事件越来越频繁地进入公众视野,影响较大的有山西矿难、宜黄强拆、药家鑫案、郭美美事件、上海高院法官集体招妓、小悦悦、雷政富事件等,以及近年改判的内蒙“呼格吉图案”和“山东于欢杀人案”等等。这些事件,折射出转型期社会突出的矛盾,即权贵与平民、精英与草根、司法与民意,既有对权贵人士在社会上享有特权的不满情绪,也有对法律公平公正的诉求。由此引起民众的底层维权和舆论狂潮。尽管网络的民众参与有时难免带有非理性的感情色彩和偏颇,但这种民主法治的潮流却是一种历史的进步。它标志着我国人民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对个人权利的主动追求,标志我国真正进入了公民社会的新时代。公民与人民的区别就在于对政治的参与,公民本身就带有法治的概念。对涉法事件信息的获得,有的是电视台的观众来电,有的是网民曝光,由主流媒体和专业新闻工作者参与并引导,尔后形成舆论压力,迫使有关部门尽快调查核实,对腐败失职官员该免的免、该抓的抓、该判的判,还百姓一个清白和蓝天。民主法治化进程的初步实现,绝非一朝一夕,它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和努力。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电视法治新闻节目便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重视人的呼声、人的命运,并将其与法律规范发展有机结合,形成媒体监督,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减少事故发生,减轻百姓痛苦。如《焦点访谈》自1994年诞生之后,便受到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亲自过问。2002年,国务院办公厅开设了《焦点访谈》监督情况反馈机制,对中央领导的每一次批示都要跟踪反馈落实,涉法案件及时移交司法。③ 《焦点访谈》这个时候已经不仅仅是享有话语权的文化权利机构,它已经成为国家领导人和政府的代言机构。它依靠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支持,得以绕过一些敏感区域和地方政府权利的干预,在社会上具有极强的影响力。 如《焦点访谈》曝光的《追踪矿难瞒报真相》《偷梁换柱骗土地事件》等。这些事件的追查,让腐败渎职官员曝光下台,让无助的民众获得更多的援助,为公平呐喊,为正义伸张。他们的调查访谈,既是政治代言,也是话语实践,把漫长的国家不平衡发展所造成对个体的割裂与伤痛,用爱和温暖软化缝合。
三.解构与拓展:电视法治新闻在新媒体时代的融合治理
1、解构滑落,优势仍在
新媒体是继报纸、广播、电视之后的“第四媒体”——网络媒体的新时代。新媒体以其时效性和覆盖率的绝对优势,对传统媒体造成了巨大冲击。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IC)公布:截止到2016年12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7.31亿,居世界之首。新媒体不仅是技术、新闻、传播相结合的产物,也是社会变迁、政治变革、文化转向的结果。进入到21世纪,民众要求介入公共事务的参与意识、确保自身权益的维权意识、关心城乡发展的责任意识越来越强烈。新媒体的开放性、匿名性、互动性对急于寻求话语权的民众来说如同久旱逢雨,由此便形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全国性舆论狂潮,这也为法治新闻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新媒体碎片式的大众参与话语解构了传统媒体的权威性和垄断权,消弭了传统媒体以自律性支撑的新闻专业性,但新媒体的大众参与意识和传播格局拓展了传媒的接受路径,使传媒更加亲民、立体、多维,它打破了传统媒介“象牙塔式”的文化权利结构,使受众从膜拜聆听转为自由解读。新媒体的迅速崛起,使传统电视媒体的收视率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滑落。此时以央视为首的传统电视媒体便以接受新事物的新姿态做出适应性调整。早在2006年4月,央视就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在“汶川地震”和2009年“7•5重大事件中都进行了网络直播。此后,全国范围内的传统媒体都陆续放下身段,主动介入热点事件。仅2010年至2011一年里所发生的148个全国互动性的案例中:就有114个案例有中央级媒体参与报道;在46例区域互动的舆论事件中,有28个案例省市媒体参与报道。④2013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依托原有母体建立起来的新闻网站,如央视的中国网络电视台、人民网、新华网都把话语权交给了普通百姓。在所报道的热点问题中,几乎百分之百都与法治有关。如《反腐重拳,敢打老虎勤拍苍蝇》、《别拿收费当“万能贴”》、《转变作风,别让百姓寒心》、《利益固化 藩篱如何冲破》等等。法治新闻报道,涉及到对法律专业性的解读,现代法律是一套专业性极强的知识与话语系统,它是由一套专业术语包装起来的具有严密的内在逻辑的规则体系。网络导致信息传播碎片化,严格来说不能算新闻,只有经过聚合、筛选、甄别按照水准集成后才算是新闻。据调查,在新浪和腾讯能够提供原创新闻的只有注册TD的5%左右,且都是媒体记者,如著名爆料人王克勤、周筱赟、邓飞、王志安等。除这些专业人士外,新媒体普通大众在参与面对各种信息时,缺乏甄别和过滤,往往片面和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让一个案件承载太多“附加值”,加大公众的“集体焦虑”,加重民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出现非理性的“网络暴力”。有的网站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发动“网络推手”和“网络水军”造谣滋事,混淆视听。如在2010年西安发生的“药家鑫杀人案”中,推手们便把普通家庭出身的大学生说成“富二代”“官二代“,激起了公众更大的强烈义愤。开庭当晚,央视《新闻1+1》播出了专题报道《从撞人到杀人》,聘请中国人民大学犯罪学教授李玫瑾对药案作了简要分析,李教授提到药家鑫的无情与冷漠与家庭社会的教育缺失有关。节目播出后,尽管引来部分网友非议,但对当时出现的“仇富”和“仇官”引发的热潮确实起到了降温作用。从此案我们可以看出新旧媒体的短缺与优长。虽然说网络时代社会公众都可以成为新闻信息的传播者,但这并没有改变社会对新闻的基本诉求。新闻的基本诉求是什么?就是以实证科学的理性标准评判事实的真伪,服从于事实这一最高权威,这也是判断媒体公信力的基本维度。公信力是新闻媒体重要的道德资产,它是靠长期积累形成的,难以模仿、难以替代。《新闻1+1》等主流媒体能将倾向性寓于“客观报道”中,体现出传统媒介专业素养和引导受众的协调能力。
2、政策保驾护航,治理融合变革
网络和微博的乱象,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也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家一方面加大整顿力度,一方面加快推进媒体融合步伐。2009年12月16日,《焦点访谈》播出《清除违规视听网站》,随之相关部门关闭了700多家违规网站。2013年9月,国家出台治理利用网络设施诽谤的法律条文,此后国家网信办联合公安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依法关闭处罚47家网站,其中有32家传播诈骗信息。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栏目早在这之前就曾播出过《骗术大揭秘》《电信诈骗大揭秘》等纪录片,由反电信诈骗专家解析犯罪成因和受害人、犯罪人心理,遏制案件高发。
2016年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国家三大主流媒体,对媒体融合做出新的指示,提出要尽快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从相加到相融,进一步提升主流媒体在新的舆论格局当中的传播力、影响力、引导力与公信力。此后,中央电视台等央媒走在了融合传播的前列。据2016年《中国广电行业发展报告》载:截止2016年12月7日,“央视新闻”新媒体各平台总用户数已突破3亿,自主研发的直播APP“央视新闻”完成近400场移动直播,累计观看人数超过8•2亿。各地电视台抓住自身优势,多场景开发全面革新,引进资本助力转型。融合变革后多媒体衍生出诸多异于以前的新兴质素,传统电视媒体重新从边缘走向核心,受众从受控走向施控。多媒体的法治新闻报道也形成思想合力、监督合力,以精驳杂,以正治邪,以稳治乱。如2017年23日,“山东辱母杀人案’二审宣判,于欢由无期徒刑改判为5年,⑤ 判决的悬殊彰显出以事实为依据的良治真谛,也验证了传统法治新闻的舆论监督作用和社会治理功能。
注释:
① 、联合国全球治理委员会编《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牛津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页。
② 、【美】西蒙多•怀特《美国的自我探索》,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4•p192•
③ 、孙玉胜《十年: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第113页。
④ 、李良荣、郑雯、张盛《网络群体性事件爆发机理:“传播属性”与“事件属性”双重建模研究》,《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3年第2期。
⑤ 、《山东辱母杀人案二审宣判  于欢由无期徒刑改判为5年》,新华社2017年6月24日。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