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真实性与戏剧性

时间:2015-07-31 19:37 点击:

真实性与戏剧性
        真实性与戏剧性
——电视庭审节目对“真人秀”的借鉴
                                      中央电视台 曹建标
 

庭审节目是我国电视法制类节目的一大特色。众所周知,在西方尤其是英美等国,基于担心舆论可能影响陪审团和法官的独立判断,长期以来法庭上禁止拍照和电视录像。虽然近年来这种情况有所变化,但是法院对于庭审进行电视报道仍然保持审慎的态度。基于不同的国情和司法制度,为了提高司法公信力和全民法治意识,我国法院的大门一直对媒体(包括电视)是开放的。最高人民法院在2004年6月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在办理相关案件的过程中,通过公开审判、公开宣判、庭审直播等形式,扩大审判的社会效果。由此,各电视台的庭审电视节目应运而生。

1994年4月1日,南京电视台的《法庭传真》开播,标志着我国电视庭审节目的正式产生。从1999年起,全国的电视法制节目进入了一个热潮,出现了一大批法制类节目。同年,长沙政法频道开播,接着河南、黑龙江等省先后推出了法制专业频道。2014年12月28日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正式开播。在这些法制频道和法制节目中,有不少是庭审栏目或者有庭审内容的编排。目前全国代表性的电视庭审栏目有:中央台的《庭审现场》、上海台的《庭审纪实》、北京台的《庭审纪实》、南京台的《法庭传真》、海南电视台的《法庭内外》等等。
庭审节目通过电视手段让更多没有机会到法院旁听的人参加到庭审现场来,满足了观众对庭审活动以及其隐藏在其背后司法过程全面了解的渴求,从而成为电视法制节目中最受观众热捧的一种形式。同时由于庭审活动几乎综合了所有的司法程序,囊括了太多的法律知识,是最好也是最生动的普法现场;庭审栏目对于社会关注的热点案件的客观记录,也最能体现司法公正与司法效率,体现社会主义我国法制与民主的进程,因而庭审节目也被称为是“真正的法制节目”。
但是真正旁听过法庭审理的人都知道,现实中的庭审大多数并不像影视中的法庭戏那样惊心动魄,其烦琐的程序,冗长的陈述,纠缠不清的细节,常常会显得沉闷乏味,除了一些在在公众中形成一定期待心理的大案要案,恐怕很难吸引人专注地在电视机前看下去。许多电视庭审栏目,在观众的新鲜劲儿和神秘感消退之后,失去了发展的动力。如何能够将庭审过程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呈现地出来,营造像影视剧一样起伏跌宕的视听效果,至今是一个有待探讨的问题。
笔者作为《庭审现场》的创办人之一和栏目主编,在对法庭审理电视化的探索实践中,发现了庭审活动和电视真人秀的某些特征类似,通过对真人秀节目的类比,我们试图找到庭审电视化可资借鉴的一些方式。
电视真人秀节目流行于20世纪90年代的西方,通过预设游戏规则而建立情境,让参与者为了某个目标做出选择并付诸行动,制作者通过对整个过程进行真实记录和艺术加工形成电视节目。真人秀最大的特点是充满戏剧性的冲突和悬念。
真人秀节目为什么会吸引大众的眼球,关键在于它将真实性和戏剧性融为一体。因为真人秀节目都是对参与者当下状态的一种真实纪录,是一种现在进行时态的戏剧表达,所以整个节目充满戏剧冲突与不可预测的悬念,这正是支撑观众一直看下去的强大动力。
庭审活动具有天然的真人秀的成份,它具备电视真人秀的两个核心要素:一是规定情境,既定的法庭审判环境、审理程序和法定的人物关系;二是真实人物,法官、原告、被告等所有参与诉讼的人,他们都是代表真实的自我在法庭上有所表现。其次,法庭审理过程呈现进行时态,故事的发展永远是未知的,所以会有悬念,会有戏剧性突变,最终人物命运会发生改变……找到这样一个类似的规律之后,我们可以通过对真人秀节目元素的研究,在真实性和戏剧性之间,探寻庭审节目引人入胜的叙事策略。
 
1. 规定情境
所谓戏剧情境,是指“促使戏剧冲突爆发、发展的契机,是使人物产生特有动作的条件([1])。”情境包含剧中人物活动的具体时空环境,对人物发生影响的具体情况,有定性的人物关系等等。真人秀电视节目通过人为规定来创造情境。其核心是通过一系列游戏规则的制定,使人物产生丰富而有力的动作,诱发激烈的冲突和紧张的悬念,使得情节的发展充满了期待感,观众的心被人物的命运强烈地牵动着。
和真人秀节目相比,法庭审理的“情境”是固定不变的,没有人为改变和设计的可能。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具体到每一个案件,其“情境”又是不尽相同的。从具体案件的诸多“情境”元素入手,我们就可以对庭审作出某些预判,而这种预判对于节目的选题策划至关重要。就拿审判地点来说,法院审案有大法庭、小法庭之分,还有在工厂、学校、田间地头进行的巡回法庭。一般来说,在农家炕头上审理的案件,往往会出现温馨感人的一幕。在民事案件中,诉讼双方当事人到庭,往往会有比较激烈的矛盾冲突,而只是代理人出庭的案件,庭审过程则容易枯燥平淡。诉讼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也显得尤其重要,如果他们是亲人、朋友、情侣、师生关系,在庭上可能会出现情感冲突,并带来意想不到的戏剧性场面。同样,在刑事案件中,附带民事原告人出庭则多了一个情感冲突的元素。
在选题阶段,通过对这些“情境”元素的深入分析,就可以确定某些案件的可操作性和节目的精彩度。而在拍摄过程中,对于“情境”元素的持续关注,有助于抓拍到预想不到戏剧性场面和感人至深的细节。有些看似并不重要的因素,比如法庭上有没有旁听的群众,旁听群众中有没有和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人,都有可能导致出乎预料的事件发生。在庭审前后,有时候旁听席上会有人突然站出来,介入到诉讼当事人的矛盾之中。在庭审结束后,也有诉讼当事人突然和解,相拥而泣的场面。在刑事案件中,庭审结束后,有时候法官允许犯罪嫌疑人与前来旁听的家属相见,这往往是出现催人泪下戏剧场面的时刻。有些法官还会带着当事人,去对方家里进行调解工作,这种时候庭审的“情境”其实是发生了改变,拍摄时候预先要有一个心理和技术的准备。
 
2. 真实现场
顾名思义,真人秀最大的看点在于它的真实性。也许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像今天的观众一样相信眼见为实,推崇 “目击性”和“零距离”的接触与体验。毫无疑问,法庭审理的真实性是不言自明的。庭审现场究其实是使用法律来博弈的现场,诉讼双方在法官的主导下进行碰撞和交锋。双方一般都有谋划已久的策略和方式,每一个观点,每一个证据,都会激发对方的反应,有时候会爆发激烈的冲突和对抗。整个庭审现场就是一个巨大的气场,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或许会引发全场性的波澜。所以在拍摄过程中,比较理想的纪录方式是多机位拍摄,有利于还原这中场性气氛。一个完整时间段上自然事件的全程记录,才能在最终在后期剪辑中通过浓缩和提炼,呈现出一破三折的庭审故事来。
法庭审理的案件是真实发生过的,而法庭上的法官、原告、被告、检察官、律师、被告人、证人等所有参与诉讼的人,都是以他们原本的身份出庭,在审理的过程之中,他们会有各自的表现。他们如何表现,遵循既定的法律程序和理性的诉讼策略的同时,也取决于他们的身份背景和个性,尤其是对于诉讼当事人来说,法庭上的表现往往是他们性格的显现,也深刻体现了他们丰富的心理变化与感情活动。由此不难理解,对于细节的挖掘和纪录,对于庭审节目来说显得尤其重要。法庭审里中富有意义的现场细节,来自拍摄者在现场的发现和捕捉。向所有的纪实节目一样,庭审节目离不开动人的细节,细腻的细节体现可以让整个节目变得鲜活生动、耐人寻味,甚至能以小见大地体现人物性格和人性的光芒。
 
3. 戏剧冲突
戏剧性冲突是包含戏剧动作、反动作和矛盾解决的一种运动形式。冲突可能发生在人与人之间,也可能发生在人与环境之间,还可能发生在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英国学者艾伦·卡斯蒂(Alan Cassidy)认为,“电影的主导模式始终是戏剧的:即以充满动作和力量的、直接的形式体现人类的生活([2])。”在电视节目日渐向影视剧看齐的当下,“戏剧性” 是衡量其是否具有吸引力的重要标准。

在真人秀节目中,当身处富有挑战的情境中时,每个参与者都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下去,参与者之间就产生了不可避免的矛盾动机。这些动机带来了纠缠不休的矛盾与冲突。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也有类似的人物动机带来的冲突表现,但是它并非像真人秀中那样频繁和集中,戏剧性冲突有时候是散在的或者是潜在的,需要电视编导前期积极的发现和后期的提炼和强化。
编导在选题阶段就应该对庭审的戏剧性冲突作出预测性评估。这种预测性判断主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详细了解人物之间是否有复杂的关系和情感上纠葛;二是要通过案情对当事人的个性和在法庭上的表现有一个判断;三是要具体到法庭上都会有那些争议焦点,这些争议焦点是否可能导致戏剧性的冲突。
一个选题拿到手,编导往往要经过周密的策划,以实现对选题原有的戏剧性元素的理想化呈现,和对潜在矛盾冲突的深度挖掘。拍摄时候需要对整个故事可能会有的情节进行判断,这需要编导对案情之间的因果联系、人物的情感情理变化有一个准确的把握。
节目的后期编排是对戏剧化冲突的提炼和强化过程。从长达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的庭审中,选取关键性的环节和最富有戏剧性的场面。简化冗长的程序性段落,舍弃无意义的纠缠和重复信息。法庭上大段的陈述往往会大大削弱戏剧性,一般采用打包解说的方式来加以概括;即使针锋相对、唇枪舌箭的辩论,也可能需要内部剪辑以强化冲突。“戏剧化导致电视节目的情境更集中,行为动机更易产生,人物动作更密集,冲突更剧烈;非虚构的电视节目观赏性大大增强,足以和电视剧分庭抗礼([3])。”通过各种电视手法的使用,一场法庭审理完全可以变成一部“真实的影视剧”。
 
4. 悬念叙事

悬念即通过“抑制”和“拖延”的艺术手法,设置悬而未决的矛盾现象,使观众对情节发展和人物命运充满急切的期待,从而营造出紧张的戏剧气氛。悬念是构建故事、推动情节发展的动力。

庭审节目有一个天然的悬念,那就是法院最终的判决。这个悬念无疑是巨大的,但是仅靠它是无法支撑起全片的收视动力。要满足观众持续的收看兴趣,就要讲究叙事的策略,即用悬念迭起的方式来结构故事。庭审节目有一个特殊性,就是不能像其他法制节目那样自由变换叙述的顺序,法庭审理的进程是由法定的程序决定的,一旦改变会导致程序违法的嫌疑。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庭审的每一阶段其实都可以提炼出悬念来,对这些悬念的强化,和对接下来事件发展的暗示,都可以用来营造悬念。随着庭审的不断推进,这些悬念也在不断强化,每一个悬念的消解导致了新的悬念出现,环环相扣,最后所有的悬念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悬念:法院最终将如何判决?当事人的命运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需要指出的是,笔者从法庭审理和真人秀节目的比较中,找到了庭审节目可资借鉴的一些电视手法,但是法庭审理毕竟是严肃的司法活动,和真人秀有着本质的区别。所谓的借鉴也仅限于电视表现手法的层面,而不是对真人秀的全面模仿或者照搬。应当防止用真人秀的操作方式来策划庭审节目;防止介入甚至干涉司法程序和激化当事人之间的矛盾;防止在后期剪辑中,为了提高矛盾冲突和营造悬念而随意调整审理程序。这些不仅违背媒体伦理道德,甚至可能造成违法。
综上我们不难看出,虽然真正的庭审可能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一样悬念迭起,充满不可预测的戏剧性突变,但是我们通过对庭审案件的精心选择,通过多手法的电视烘托营造,完全可以达到一定的可看性。它同样可能像影视剧一样揭示人性的较量,展示伦理与法、情与法背后的人性内涵。在这里,电视真人秀节目的表现手法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


[1]  谭霈生.论戏剧性[M].北京大学出版社,1981.98.

[2](英)艾伦·卡斯蒂.电影的戏剧艺术[M].郑志宇译.中国电影出版社,1992.12-14

[3]   张小琴,王彩平.电视节目新形态[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年.4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