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桥.纪录影视2011年度双月刊第四期

时间:2011-08-01 15:53 点击:

桥.纪录影视2011年度双月刊第四期

 

浅议营造电视法制节目的“现场感”
——金建华
真实是艺术的生命,也是是纪实性电视法制节目的生命。不仅是事件内容的真实,还包括电视表现形式的真实。平面媒体可以用生动的语言把过去的事件渲染的绘声绘色,扣人心弦,而电视媒体的基本语言要素——画面,尽管在信息的容量和信息的直观性上让平面媒体望尘莫及,但在表现过去的现场方面却处在尴尬的境地,电视的眼见为实恰恰成了致命的挚肘,这是纪实性电视法制节目编导最大的烦恼。当然,许多法制纪实节目通过拍摄当前的场景和一些中性的所谓“万能画面”,一样可以把案件讲出来,但故事叙述容易显得刻板、生涩,画面缺乏贴近性,纪实性,信息传播效果大打折扣。制作电视法制节目,怎样增强“现场感”,缩短观众观看既往事件产生的时间距离?笔者谈一点个人体会。
追求现场感,首先就要求记者到达现场。什么是“现场”?在具体实践中,我们可以把新闻事件的现场分解成以下几个层次。
第一现场:事件发生的现场。
第二现场:记者到达并且参与、报道出来的现场。
这两种现场对于从事纪实性电视法制节目报导的记者来说都是比较珍贵和难得的。特别是第一现场,除非是策划性选题或者是可预见事件,第一现场对于电视法制记者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采访实践中,记者哪怕赶上第二现场,即使事件可能已经发展到中段甚至是尾声,同样也是难得一遇的。这两种情况的现场感都比较容易把握,这里不多论述。
电视法制记者遇到最多的是第三现场,也就是追述现场。有很多情况是已经过去和发生了的,这就需要追述现场。身在第三现场,面对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的场景,怎样把握现场感,消除电视观众的时间距离呢?
1、现场出像。这是记者最常采用也比较方便实用的营造现场感的一个方法。记者可以把事发现场的真实感受、所见所闻,直接向观众报道出来,“代替”观众感受现场的事件氛围,为以后追述的真实性进行铺垫。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有一期片子叫《看守所看丢了他的命》,揭示了西安一看守所的犯人在羁押期间无故死亡的内幕。这是记者在事件发生近一年之后采访制作的节目。片头,记者站在看守所的大门外出像,尽管只是交代地点和事件的简单几句话,但背景里的荷枪警卫、高墙电网、还有看守所牌子的醒目字样,都起到了让观众身临其境的作用。此刻,相信不少数观众已经忽略了事件的时间距离和案件的完成时态,而进入了记者通过出像而刻意营造的极富现场感的叙事氛围。
2、现场采访有关人员。同期采访相关人员,是法制记者追述事件发生发展的主要手段。那么在哪里进行采访呢?从事纪实性电视法制节目报导的记者应该有个基本的原则:追述现场尽可能是在新闻事件发生、发展的环境当中。因为只有在这个环境里,所有的追述才更加真实可信,并且有可能和现场仍然存在的要素相互提示和印证。相反,如果完全离开了第一环境,甚至是在完全不相干的环境中来采访,现场感就会大大减弱甚至被抵消。《今日说法》播出过一期片子叫《我要回家》,记录了浙江慈溪一小学生跳楼案件。记者赶到时,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个月,现场早已物是人非。记者按照正常采访规律采访与事件相关的人员,但是记者在采访地点时体现出思考和智慧:他把所有的采访地点都安排在发生学生跳楼的那间教室。这使得每位受访者无论是在眼神上还是肢体动作上都不由自主地指向出事的窗口,仿佛在讲着刚刚发生过的一件事。事发现场的氛围消弭了受访者讲述往事的时间距离,镜头记录下来的自然也是充满现场感的采访。
3、化第三现场为第一现场。我们把新闻事件发生的环境和状态叫“第一现场”,把记者参与调查进行追述的现场叫“第三现场”。但这个“第一现场”和“第三现场”并不是绝对的。记者运用主观能动性,通过对事件的追踪调查,完全可以形成事件的环境、时间和情景的转换。也正是因为这些新的时间、环境和情景的出现,就营造出了一个新闻事件变化发展的新现场。记者从自己的角度来重新审视一个已经发生的事件,带给受众的自然又是一个新鲜的事件——原本属于既往事件的“第三现场”就演化为调查事件的“第一现场”。通俗地说就是“扒开旧伤疤,流出新血液”。
在这个演化过程中,记者的作用显得尤为突出,他要追踪新闻事件新的变化和发展情况,要调查人们所希望了解的事件原因。记者还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利用各种方法,克服各种困难,揭开掩盖在事实真相上面的重重迷雾。大连电视台《法治天地》播出过一期节目叫《作证风波》,最初的素材是关于报复证人作证而得到法律制裁的案件,该案已经结案,并且当地县级电视台也有相关素材。但编导并没有拘泥于用现成素材复述案子,而是重新走访了案件发生地和各方当事人。结果发现了新的变化:事情并没有因为打击报复证人的被告受到法律处罚而结束,现在报复证人的人反而十分嚣张,当地村民对作证一事百般回避,作证当事人也对替人作证后悔莫及。在这里,记者通过对既有事件的调查过程又形成了一个新的事件,新的事件又带出了新的现场感觉,于是,第三现场转化成了第一现场。
4、再现模拟第一现场。再现模拟现场,目的是要重建既发事件的即时情态,以增强报道的真实感和说服力。通常有几种方式:一是请当事人、目击者模拟、回演当时的现场情景;二是请不相干的人模拟表演当时的现场情景,也称为“情景再现”;三是利用图画、电子图像动画模拟等形式,描摹再现现场情景。这些表演和模拟再现,大大弥补了事件现场画面不足的缺陷,营造了采访的同时同步的效果,增强了信息传播的原真性和紧张度,使观众产生身临其境的现场感,让事件在“第一时间”得到暴露。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纪实性电视法制节目来说,再现模拟第一现场应该尊重事实真相,切忌胡编乱造,误导受众;再现模拟的内容要事实清晰,法理明确;在展示案件细节方面要注意节制,不过份渲染,不教唆犯罪。
本文作者:大连电视台“法治天地”栏目主编
 
常态化法制栏目的形态创新有利于
品牌栏目的塑造与延续
王建明
 
在当今,电视媒介产业化、商业日益彰显、媒体竞争更是升级为没有“硝烟”的生存之战,作为以法制为主导内容的法制专业频道,如何增强法制类栏目的市场竞争力,锻造出优秀的法制品牌栏目事关生存大计,那么就法制节目的内容优势及受众吸引力如何发挥进行命题、探讨与操作势必成为每个法制频道或栏目的工作重心。
电视媒体已经在产业化发展的进程中成为一种文化创意产业,创意作为电视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作为各个法制频道的产品——栏目,它的创新就成为创意的体现场。那如何通过创意、创新达到塑造品牌栏目的目的,节目形态的创新就成为创造品牌栏目的最有效实现渠道。我们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作为一家较早独立运作的省级法制媒体,已经历十年的发展历程,一次次的改版与调整,栏目的创新与调改已成为常态化的“规定动作”,尤其是2007年以来的几次创新改版,收到的良好的宣传与收视效果,其中两方面的体会与收获拿来与同行们分享。
一、    常态化创新节目形态催生出品牌栏目
作为一个电视媒体,新闻类栏目应是立足之本,法制专业频道也是如此。一直以来我们始终把法制新闻栏目视为频道的龙头去重点打造,运用系统的创新激励机制,从节目形态入手逐步探索更新、充实完善,使本频道成立之初,一个形态单一仅十几分钟来完全实现日播的栏目,发展成为今天一个形态多元、每天九十分钟的大型直播法制新闻性栏目《法制现场》,在这个过程中,常态化的节目创新渐渐树立了栏目在受众心目中的地位。收视率、市场份额和社会影响力大幅提升。之所收到这么好的效果,栏目在形态创新上突出了以下特点:
(1)           直播形态的建立。
随着电视业的迅猛发展和技术手段的日益先进,直播形式越来越多地运用到电视新闻栏目中,因为直播是最能体现电视传播特点的报道方式,并能将电视媒介的优势最大化。法制类新闻及事件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事发现场,在直播框架下的栏目中,记者以“我在现场”为重要元素,通过现场状况的描述、事件发生的进程以及记者的感受与法律的解读,既权威真实又给受众以“眼见为实”的强烈说服力。
(2)           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事件报道以外的“落点”。
法制类的新闻、专题与服务性栏目不能是以趣闻猎奇为目的的晚版新闻,不能仅以现场介绍、就事论事为报道的终结,而是要寻求“第二落点”。因为随着法制进程的日益加快,民众的知法度、判断力以及运用法律看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强,人民不仅希望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件,更希望了解新闻事件中包含的法律以及背后的原因,所以找准了“第二落点”的法制新闻才能够满足受众对新闻信息、法律事件进行思考、分析、判断的收视需求。
(3)           电视新闻实时评论的节目形态
随着时下经济的高速发展,大众整体的文化素养和法律意识不断提高,他们不仅要在第一时间去了解法制事件、案件的发生与进展,还要了解为什么发生,发生了怎么办。这不仅需要记者深度的调查与剖析,更要通过栏目主播的评点达到让观众既了解事件的本身,又了解事件的本质,通过评论引起他们的共鸣与思考。正因为如此,我们频道重点打造的《法制现场》栏目不仅扬起了“龙头”,还带动了其他栏目收视率的提高。近几年来栏目获得了包括“全国十佳主持人”、多项全国法制新闻一、二等奖和优秀栏目奖等。
二、    节目形态的多元化“混搭”塑造出了多个品牌
随着电视业界竞争的日趋白热化,如何顺应形势的变化,契合受众的需求,另辟蹊径打造出特色品牌栏目。这几年我们也做了尝试,在频道“坚持故事化、现场感、百姓语言、平民表达”的总体要求下,我们在创新栏目的研发改造中也融入了时下流行的“混搭”风,将节目形态与其他媒介、门类融合混搭,在差异化竞争当中形成了几个新颖独特的品牌栏目。如《临刑会见》选择了死刑犯人这一特殊采访对象,以谈话对白、纪录忏悔的形式去揭示临刑人员悲剧的起源,给人以启示明鉴。栏目形态既有访谈类栏目的特征,又有纪录片式的挖掘与发现,栏目先后获得全国十大最具原创精神栏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十大最具品牌价值电视栏目(中国传媒联盟)等称号。
《雷影网聊》栏目是一档以当前网络热点话题为主要内容,以电视整合网络资源为特点的创新栏目。节目充分利用网络资源,采用一男一女两主持人对聊点评加上与网友的互动参与,以时尚风趣,甚至幽默的语言将“法制理念、说理讲法”融入到节目当中,使栏目既有新闻类栏目的特质,又将新闻评论元素加入其中,并与网友即时互动,给法制类栏目平添了娱乐、轻松的氛围,实现了河南法制频道栏目创新的一个突破,播出以来,收视率稳定提升。在2010年度全国优秀电视法制节目栏目类评选中,该栏目以最高票获得二等奖,距离一等奖仅一票之差。专家在获奖点评中指出《雷影网聊》是传统媒体整合新媒体资源,实现跨越的一个典型范例。
大型演播室栏目《侠肝义胆——丁瑜特别访问》采用演播室访谈结合故事回顾,生活纪录去展现政法战线的权威人物、一线精英和见义勇为普通群众,侠肝义胆的特质与动人故事。栏目一经开播就在全省各级政法部门和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实现了正面报道的一次重大突破,成为河南法制频道破解“正面报道难”的成功探索。开播第一期即获得2010年度全国优秀电视法制节目一等奖。
三、    结语
     法制类电视节目之所以能在电视栏目竞争激烈的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除了法制题材的独有吸引力外,节目形态变化的创新,与社会文化领域以及不同艺术门类的互相借鉴融合,也是受到观众欢迎必不可少的元素,其个性和独特性或融合时下最受人们关注的话题;或契合广大观众的收视心理;或体现站在社会时代发展前沿的创新理念;或代表流行文化和时尚潮流。总之栏目的创新意识、创新形态,只有在创新机制的常态化环境中,才能够塑造出优质的品牌栏目,并让其常改常新、常变常优,真正体现出品牌栏目的价值和生命力。
(本文作者: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总监助理
 
 
从旁观社会到参与生活
                 ——青岛电视台《真情调解》栏目的几点启示
王萍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采访?我接受你的采访,对我有什么好处?”这是许多法制记者在采访中遇到的阻力。青岛电视台《真情调解》栏目创办短短四个月,就逐步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每天电话数量不断增多,群众自曝隐私的热线多得占线,而且观众电话的内容已经从法律拓展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引起了我们的深思——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和观众心灵相通了?
                 对新闻功能的重新解读
长期以来,我们对新闻功能的认识,主要集中在“报道事实”四个字上。在媒体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我们从实践的层面上认识到,如果新闻功能仅仅是“报道事实”,那么媒体资源这一富矿的利用率就太低了,其实“媒体资源”除了“报道事实”外,还有诸多功能有待我们进一步开掘。
我们认为,媒体资源除了报道事实外,还有以下几个功能——
其一,“第三方”的社会角色。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社会运行中所有对立关系都需要一个“第三方”介入,化解纠纷、平息矛盾。而媒体就是这样一个社会生活的“第三方”,因为其社会角色定位决定了它必须公正、客观、保持中立,所以无论对于“原告方”还是“被告方”,媒体都成为可以倾诉和信赖的对象,由此“第三方”社会功能也应运产生。
其二,“记者是社会工作者”的社会分工。
“没有敲不开的门,没有坐不热的板凳”,这是记者工作的特点。上到执政者,下到黎民百姓,记者基本可以纵横驰骋,无孔不入,这种全开放的工作性质,不仅让记者有了广泛的社交圈子,也让媒体有了连接、组合、分配各种社会资源的优势。
其三,媒体是一个社会生活的大舞台。
媒体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各种悲喜剧都在这个平台上演出,各种媒体以其各自的风格定位、形式样式,容纳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媒体这种包容万象的平台效应,也使它在受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都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一席之地。
    以上三大媒体资源,一旦开掘出来,那么媒体的社会价值远非“报道事实”这四个字所能涵盖。正是因为认识到媒体资源无尽的开发潜力,我们在实践中做了一些探索。
            “真情调解”栏目的推出
    2008年,青岛电视台《新说法》栏目改版,分为《服务版》和《故事版》。其中,二十分钟的《服务版》就是一档调解类栏目。20112月底,生活服务频道的改扩版中,又将《新说法·服务版》改版为三十分钟的《真情调解》栏目。
     《真情调解》和过去的《新说法》之本质区别在于:《新说法》是基于“报道事实”这一对新闻理念创办的。它以报道案件,解读法律,宣传法制为中心工作。而《真情调解》是基于“媒体资源不可能用‘报道事实’这一个铲子来挖掘”,因为媒体具有第三方、记者是无孔不入的社会工作者以及媒体是包容万象的巨大平台等对媒体资源重新解读之后设计的栏目,它的任务除了原来《新说法》报道案件、解读法律、宣传法制之外,还增加了一个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帮助当事方调解纠纷、平息矛盾、走出困境。
具体做法是:第一,从社会上公开招募调解员,由记者带领调解员深入到案件当中;其二,记者与调解员、律师参与到调解纠纷的全过程,而记者在这一过程当中起到一个主导作用。根据选题性质和侧重点不同,律师和调解员在事件当中,调解的比重不尽相同,但记者一直起着统领全局、引导进程的作用,调解的下一步如何进展、何时放何时收、哪个细节需要亮化,哪个环节可以忽略,这一切的掌控都在记者手里。实践证明,记者、律师和调解员的参与,不但使事件进行顺利,而且让节目具有可视性。节日改版以来,收视率节节攀升,由最初的月平均2%左右,上涨为目前的3.5%左右(央视索福瑞日记卡统计数字)稳居青岛电视台自办节目前三位。
对于这样做的效果,被采访者和记者两方面都有深刻体会。
平度一位老农民因为儿女不养老,打电话到电视台来。当我们的记者和调解员为他主持了公道、拿到了养老金后,他打电话对节目编导说:“我一直不敢给你们打电话,因为我看过去的节目,都是报道完了,就完了。作为当事人,除了当众出丑,并得不到什么好处。后来我看你们有调解办法,保证打电话求助的人都能得到帮助,我才决定打电话向电视台求助。现在看来,这个电话是打对了。我找律师要花钱,官司还不一定打赢,耗的时间还多。你们一出面,真相大白,我家孩子不敢不拿钱养老,因为乡里乡亲看了节目,给了他们舆论压力,他们还得在家乡混啊。他们的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我的晚年也就有了保障。谢谢你们。”
    一位在《新说法》栏目做了多年的记者说:“过去我们的新闻信息源主要来自于法院。我们从法官那里得到新闻线索,去找当事人时,往往碰壁,谁愿意家丑外扬呢?而现在,我们的新闻源主要是观众热线。观众看到上电视能不花钱解决实际问题的好处,都打电话来求助,这样一来,被采访者非常配合,采访轻松了,节目的思想深度、新闻的鲜活度都比过去大大加强了。”
         我们的梦想:把电视做成一个大型“服务超市”
    《真情调解》的成功给了我们更大的信心和更广阔的思路。既然法制类节目可以“旁观者”过度到“参与者”甚至是“主持者”,那么其它服务类栏目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拓展媒体资源呢?能不能让观众遇到任问题,大到婚姻、家教、心理健康,小到水管堵了、马桶坏了等等,都能打电话到电视台求助,而电视台有能力和资源,带领各类专家深入到百姓家中,从头帮到尾,服务到家呢?如果是那样,电视台便可以成为一个大超市,也就是把服务项目商品化,成立专门公司负责批量进货,在保证进货渠道、货品品质、商家供货能力和超低价格的前提下,精选出来多类服务公司,而电视台则专门负责了解百姓需求、展示和测评服务公司,这样电视台和专门公司各司其职、服务百姓,顾客可以从电视里“购买”到各类服务。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袁方博士的一席话或许可以让我们茅塞顿开,他说:“城市电视台在广告营销方面,应摒弃仅仅只销售广告时间的传统方式,将销售广告时间转变到销售当地消费市场的经营理念上来,把城市电视台贴近终端市场的优势发挥出来,做好企业的营销伙伴,将自身的广告收入同企业在当地市场的商品销售额直接挂钩。”
    电视变成服务大超市的梦想,不仅能实现袁博士创新广告营销,从卖广告时间向与当地市场商品销售额直接挂钩的转变,而且作为电视节目的内容,也将从“报道事实”向服务百姓、参与社会生活的转变。从而使传媒“影响力”从形成信息传播效果的“单力”,提升到组织的社会影响的“合力”上来。
(本文作者: 青岛电视台都市频道副总监)
 
 
 
无限迫近真实人生
——《法治新天地》从“新”出发
韩向阳、肖丽、魏虹
 
2011年4月25日,夜幕初降,晚上七点钟整,《法治新天地》正式登陆大连广播电视台的荧屏,大连电视第三频道一档以法治民生为理念的全新节目,带着春的气息走进了百姓的电视生活中。它是直播、互动、现场、轻松、动态的,大连观众从此时起,在这个铁打的新闻联播时段,可以有了一个新的电视节目选择。通过这个媒体端口,与它对接的观众,能够感受“无限迫近真实人生”的魅力与诱惑。
对于一个法治节目的老观众而言,法治嘛无非庭审、案件、诉讼、纠纷,但《法治新天地》就是要打破人们对法治节目的传统理念,走出个别样,让观众体味更加真实的人性百态、品尝更加杂陈的人生百味。
 
光从名字上看,新节目和公共频道原有主打栏目《法治天地》之间既有传承又有突破。但是,从《法治天地》到《法治新天地》,公共频道改版研发团队的心路历程里,是一段崎岖迂回的道路。这个方案的出台,是从“海阔天空”到“叶落归根”的过程。
 
2011年春节刚过,寒气依然,频道总监韩向阳牵头,成立了公共频道改版研发小组,大家投入到了火热的创作节目当中。在最初的各种设想里,采取“蓝海战略”是主攻方向。因此策划了评辩类节目、情感互动类节目、交通类节目,就是小心绕过了“法治节目”。原因很多,《法治天地》从96年至今15年,虽曾一度极尽辉煌,但诱于本地资源限制、整体法治宣传大环境等主客观因素影响,此类型节目似乎已经走过了那个最鼎盛期。收视数字所体现出的日渐低迷,已经是难以回避的事实。但是,让我们改变想法的,是外出考察的一路见闻。
在南京,老牌法治节目《有请当事人》创建十几年,收视一直不倒;一个午间的监督行政执法节目《直播12345》,大胆采用直播的方式,用传播力挑战公权力;而尤其让我们下定决心的,是在电视竞争最为激烈的长沙,“法治”这个很多媒体人口中的“老杆子”,却成了几个地面频道,贴身肉搏战争抢的最重要资源。从当地收视列表体现出来的数字线条,也让我们客观看到,以法治为主体或涉法节目都成了当地的收视先锋。在酒店里,卸下媒体人的身份马甲,当我们把自己完全还原成一个普通观众,才发现,那些曾想小心绕过的题材,才是最吸引人的。
所以,我们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法治节目不是不能做,而是要换个方法去做,从“新“出发。法治节目工整严谨是前提,但在它“安静、沉稳”的内心之外,可以有一个活泼的外表。“老法治”同样可以扭动出“新舞步”,那就是——往热闹了做,做有说道的热闹,做有热闹的说道,做个法治“新”天地。
 
怎么新?《法治新天地》求五新。一,新定位“法治民生”; 二,新结构“轻重相宜”;三,新表达“记者行动”;四,新手段“直播互动”;五,新组合“新团队、新面孔”。
 
一、新定位“法治民生”——平常人的非常事。
以往法治选题相对局限单一,偏重法院已有判决案例 “以案说法”,其他社会选题涉少。而判例题材,在社会环境变化的影响下,采访难度日渐加深,资源有限,还原“现场”又变成表现瓶颈。所以变换选题角度已迫在弦上。其实,法治生活并不一定必须是法庭生活,“凡事皆法治,看我知规则”,《法治新天地》重新认识“法治”的内涵与外延,扩大了选题范围。
最突出的表现是,公检法报道不再统占荧屏,社会法治民生事都是《法治新天地》的视线所及,工商、质监、环保、执法、……甚至社区、普通百姓都可成为报道主角;所有具有法治内涵的民生“事件”,所有标注法律底线的道德观察,所有理性规则下的情感诉求,都是《法治新天地》的关注所在。
《邻家漏水如何赔偿》我们关注,《高楼抛物伤了人该咋办?》我们关心,《小区出现“狗碰瓷“》我们提醒,《新路口不能左转》我们在意,《杭州父亲来连找女儿》我们尽力……虽然看似都是市景小事,但最关键它贴近百姓生活,又有理有法,热闹当中可以讲出说道、门道、知道。自开播以来,热线几乎天天爆满,各种求助、爆料已成为节目选题的重要来源。
除了百姓身边小事,大案、要案、奇案也是栏目提升品质的落点之一,《大连人体标本工厂状告美国abc电视台》、《妻子绝命丈夫车轮下》、《医院里的黑手》……都成为了有影响的报道。以“非常帮”的《母亲一跪为哪般》为例,报道后,博得社会广泛关注,有人甚至当天便来给无法上学的少女主人公捐款。
为了放开视野,节目中还特别设置了“网事辣评”板块,评论式主播个性化表达,网络天下奇闻怪事,成为国内及国际法治资源宣传的出口,补充了本地法治节目资源的不足。
尽管做了“泛法治”选题的扩展,但节目从未失去特异性底线,那就是“法治”二字。
 
二、新结构“轻重相宜”——轻重搭配、急缓相宜。
《法治新天地》由《法治新鲜事》《说道说道》《鹰眼小队》和《非常帮》《记者再报告》及《网事辣评》《短信回复》等板块组成,虽各板块为不同样态,但在一期单体节目中,尽力保持,快节奏小片与慢节奏大片的动态搭配。
电视讲求开盖要香、忌讳虎头蛇尾,所以在节目编排上以“层层递进、渐入佳境”为主导编排思想。注重头题,比如在食品安全备受瞩目的大形势下,头题安排特别鹰眼系列《餐桌保卫战》持续关注、扩大影响。在日常节目编排上,《法治新鲜事》、《鹰眼小队》通常都放在节目首段,以信息量、快节奏求强势拉动,关注最新最重要的法治民生事件,讲求小、快、灵、动、用,每个单体事件分量不见得那么的重,但一定保鲜、受关注、有警示或最实用,比如《探秘早市毒鱼》《出租车最新计费》等。
《说道说道》《网事辣评》通常为节目的“腰”,上传下达。“说道”就是说道路上发生的故事,掰扯掰扯道路上的讲究、道理,以交警主持人为主要节目标识,普及交通法规。经过一个多月磨合,交警郑林已经成了大连家喻户晓的女交警主持人,她直爽、大气的性格,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受到观众认可。而《网事辣评》作为一种天下法治事的补充,视角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其大嘴个性化风格,也越来越成为观众的收视落足点。
但终究针尖挑不起大梁,无论《新鲜事》《说道》还是《辣评》其只能保证节目的广度、锐度,但难以实现深度、温度,因此《非常帮》、《记者再报告》这样的深度法治故事平行播出,就成了节目的核心。从一个月来的收视率分析,收视高点通常都在7点半左右,即大片播出的中间位置,当然其中有前面节目铺垫的作用,但更多反映出,故事漫叙述对受众吸引的魅力。
 
三、新样态“记者行动”——记者变身“动动龙”。
无论在《法治新天地》哪种类型的节目报道中,新鲜事也好、非常帮也罢,记者都必须做到深入现场,成为参与者、调查者和推动者,把说教式的静态报道变成鲜活的动态叙事,通过平民语态+悬疑语态的表达方式讲述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非常帮》帮办式记者行动,接受观众委托,调解纠纷、调查真相、发起法律援助;《鹰眼小队》是暗中发现、调查不法事件,用隐蔽拍摄、电话取证、调取监控录像等方式,揭示事件真相;《记者再报告》是对于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件,记者通过再调查还原现场,讲述鲜活的、有启迪意义的法治故事。
《非常帮》是此次新节目重点打造的主打形态。我们叫它“法治真人秀”。无论配合警方行动,替一对老人找回了出走的孙子;还是替夹在离婚父母之间备受折磨的孩子理清抚养关系;或者,为住在同一屋檐下兄弟俩的争房大战,提供法律建议……。非常帮记者每次出动,都是一次帮助的行动,也是一次记录他人真实人生的过程。《非常帮》采用的是纪录片拍摄手法:所有帮助行动的过程、所有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所有人性中的美丑善恶,都会真实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在一次次的记者行动中,记者担负着媒体的责任,当事人满怀希望的重托,与每个人物共同面对困惑和痛苦,一起在常理、常情与法的冲突中为生活求解。
当杭州父亲终于在非常帮记者和警方的帮助下,找到离家半月、深陷传销窝点的女儿时,我们感受到了记者这份职业的重要,感受到媒体对于一个普通生命的重量。
 
四、新手段“3D互动”——实现在线包装、全直播、全方位互动。
《法治新天地》首次采用直播手段,这对于向以做专题慢热节目为主的频道团队来说,直播着实是新节目最大突破。在现有演播室无法立即搭建竣工的情况下,兄弟频道及时伸出援手。而在没有成熟直播技术人员的情况下,频道火速培养,总监妙招频出,创新节目用人观,向社会招聘,定时工作。经过了近一个月的磨合演练,技术缺人的瓶颈被彻底打破,既保证了新节目正常开播,也保证了日常节目的播出安全。
如何让直播真正实现其价值,是用人难题解决后的又一课题,演播室引进了全新在线包装系统(与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使用一样),完全实现了直播“在线包装”,即实时包装字幕,同时开通电话“CALL IN”和短信平台互动等方式。栏目还常设值班律师,观众提出的法律问题都会通过滚屏字幕和热线回复版块得到及时解答。短信平台参与量仍呈上升趋势,短信回复板块已经成了受众收视高点。
 
五、新组合“新团队、新面孔”——制作人员重组、主持人新搭档
《法治新天地》可谓举全频道之力打造的新节目,其组成人员为原有《法治天地》班底、《情动心动》团队及频道各栏目精英。尽管来自不同栏目的不同岗位,但每个人都发挥出了最大的能动性。“法治人”保有资源,“情动人”情感丰厚,全新直播团队责任心强大,优势集结、优势明显,善举能人是频道此次新节目打造,团队每位成员最大的收获。
主持人是节目的第一面孔,对于大连观众来说曾任《早间新闻》主播的文静对大连人来说,虽不陌生,但《法治新天地》的推出,这个才情兼备的女主播还是给节目带来一抹清新的亮色。很多观众毫不掩饰的在与栏目的交流中,表现了对其的喜爱,“她就像邻家女孩一般,说话那样的动人……”
而大嘴,这个首次登上电视屏幕的电台小伙儿,更是成了《法治新天地》非常独特的一大面风景,很多观众愿和大嘴说说心里话,愿意听听这个“大嘴”白话天下事,白话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和姜汤则是出色的记者型主持人,姜汤作为非常帮唯一的男帮办,已经帮助两位家长找到了失踪的孩子,并且协助警方打掉了两个传销团伙。尽管在第一个月的播出中,还没有给这两位更多的露面机会,但不久以后,他们将成为节目又一道风景,带给观众全新的感受。
 
《法治新天地》作为大连广播电视台首发的新节目,播出已经一个多月了,由于同时段《新闻联播》惯性收视的强大匹敌,《法治新天地》目前仍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尴尬,收视还正处于艰难爬升阶段。但是,再难,办法会有的。下一步,节目将结合建党90周年的契机,尝试着大胆走出去、真正走到观众的身边,让电视互动不仅仅是一种屏幕交流,而是实实在在见人识物。
 
“无限迫近真实人生”,是《法治新天地》的定位语。我们希望,通过把更多的关注投向法治民生事件里的普通人,通过表现普通人的困惑、普通人的选择和普通人的命运,《法治新天地》可以无限贴近这个时代、这座城市和这方百姓,成为一档实实在在“接地气儿”的节目,真正打造成大连本土电视节目的法治地标。
 
(本文作者来自:大连广播电视台第三频道)
 
 
法制节目应强化电视纪实语言的运用
“电视纪实语言指用电视摄录手段在生活中撷取素材,拍摄成电视画面,它有形象、声音和运动时空,具有丰富的生活原始信息。它是电视纪实语言的基本元素,成为电视纪实语言的表述符号,组成表述系统,用以叙述事件、表达思想、传递信息,形成一种语言”(朱羽君:《电视纪实语言》,第35页)可见,电视纪实语言是一种电视表述的基本的而且是重要的方式,它可以增强现场感和可信性、可以刻画人物、可以烘托气氛、体现情趣等价值。作为电视节目的法治节目,按理说也要符合电视制作规律,为什么要提出强化电视纪实语言的运用呢?是不是电视法制节目只要把法制事件叙述清楚、法律解释清楚就完成任务了呢?
记得《今日说法》原制片人钱蔚在一次讲座中提到:“我们栏目(指《今日说法》)存在的问题,拍得太干净,剪得太干净,干净流畅让你讨厌极了,毫无生命力量。”钱蔚所说的干净,笔者的理解正是指电视法制节目的好多制作人员的误区:即认为作为专题节目的法制节目,即不是新闻,又不像纪录片,重点还是说法,因此容不下大量的同期与纪实场景,只好用所谓的空镜头铺上解说词,加上剪辑得非常简洁的当事人的同期声,就算完事大吉。但是事实是,这样的节目往往或就事说事,或纯粹说法,忽略细节以及情节的展示,进而忽视采访,导致节目比较缺乏色彩、缺乏作为人在故事中的命运感展现,因此让电视的根本属性即可视性无法实现。
钱蔚的一句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前许多电视法制节目的通病,这样的节目做的缺乏温度,故事讲述不够精彩,现场感和冲击力不够。而做得比较好的例子便是北京台的《法治进行时》,他公安题材为主,之所以屹立十年,就是侦破悬念感和高度的现场感这些带有纪实语言的充分运用,最后把他们做到了极致。但是是不是只有公安题材的法制类节目才能充分运用记录元素,其他题材的法治节目(本文所指的法治节目,不包括一些以讲故事为主缺乏法制含量的节目)就不必或者难以实现记录元素的价值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钱蔚同样以自身的经历说明了这个问题,她曾经拍过一个农民打民事官司的片子,据了解,这个农民第一次遭遇官司,第一次跟法律打交道,那么我们的节目都该关注什么呢?钱蔚是这样描述的:“我问他你判决书放在什么地方我看一下,他一下就兴奋起来了马上说我带你去看。他带我穿过他们家的楼,他们家三层楼,农民家的这个房子好几层进深。到了三进以后,从一楼到二楼,二楼到三楼,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最里面一个房间是套间,最里面的屋子,这个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什么都没有,从床下拿出一个大箱子,小箱子里面是一个藤箱,里面是纸箱,有一个小木箱,终于判决书拿出来了,同时跟判决书放在一块的是钱,他们家孩子的城市户口,他们家孩子的成绩册。这个让我兴奋不已:农民那么珍视合同,那么珍视法律,你们当官的干吗去了,一个长镜头,带我们找合同这个长镜头,我剪片子都留下了,这是过瘾无比的镜头。” 试想,如果没有这段长镜头的纪录,或者有了这样的镜头,并没有记录声音,而是只用解说表述“这位老乡终于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判决书”之类的话,比较一下,哪一个更有说服力?哪一个更有震撼力呢?答案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作为电视法制节目,同样需要运用纪实语言,丰富节目的表达方式、增强节目的可视性、感染力,借以完成普及法律知识、提升法制理念的节目功能。这就需要我们电视法制记者对电视纪实语言有一个更深刻地认识:
一、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仍然有很多从业人员,把电视等同于文学,用文学的思维方式去建构电视节目,使得电视的本质:声音与画面的真正价值没有从根本上得到重视。于是我们经常会看到:整期节目几乎像是默片,解说词所对应的画面并不完全贴合,没有背景声,通篇被访者的声音被剪辑得利利索索,如果不看光听的话,这个片子完全也能听明白。匈牙利美学家贝拉·巴拉兹曾指出,“我们对视觉的真正感觉是和我们对声音的体验紧密相连的。”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发展,电视的声画分离都将导致对真实的剥离。所以,作为电视节目的制作者来说,首先要认识到纪实语言的重要性。                
   二、我们要明确,现今已经不是说教时代,电视法制节目的普法功能需要建立在法制故事或者法制事件的精彩叙述上,而精彩叙述离不开纪实语言的充分运用。作为法制节目,它可能遇到的选题是事件性的或者是话题性的,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要完成的终极目标是固定的,即把事情说清楚,把问题说明白,把叙事的层面向人的内心层面深入,进而让节目的内涵丰富、更有说服力,让法治观念深入人心,让当事人的故事警示更多的人、感动更多的人。而纪实语言的运用恰恰对法制节目实现这个目标,起到促进作用。    
那么在节目的具体的采访制作中如何运用电视纪实语言呢?
一、          有声语言的纪录:匈牙利美学家贝拉·巴拉兹曾说过,“声音不仅仅是画面的产物,他将成为主题,成为动作的源泉和成因。”有声语言是指凡是能够表情达意的一切声音形态,包括人的声音、自然界的声音(风声、雨声、雷声、蝉鸣等周边的喧闹声),当然记录声音,是建立在记录画面的同时。这就要求摄像要自始至终将摄像机的同期声话筒打开。法制节目多是涉及侵权、维权、伤害等法理、道理、情理的事件,这样的有声语言会渲染人们的情绪,感知人物思想触动人们的内心世界,借此感受守法、违法所带来的人生命运以及对社会影响。
二、          解说要做到声画的真正结合。摒弃简单地用一个个画面拼凑后,铺进解说词之中的偷懒做法。要让每一个画面生动而且有有效信息,要求摄像要早开机晚关机;同时多设计长镜头和摇镜头的画面,通过使用,充分展示现场,以及处于那个环境中的当事人与整个事件的关联。
三、          不要解说过后紧紧地接着下面的同期采访。可以用一段现场过渡,再进入采访同期;同期剪辑不要太干净太紧,要保留当事人在现场的状态,比如采访杀人犯,他说话的停顿、叹息、反复搓手,忏悔地流泪、抹眼泪,都是一种信息,都在渲染气氛,体现时间感和空间感。同时,采访者的提问也要适时留用,这样才会有交流感。
四、          采访不一定要端坐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尽量采取不同的背景采访;再有最重要的是,有些问题可以在行进(运动)中的采访,双方进入事发现场,同时,及时捕捉周围的环境状况,包括周围围观人的语言,行为等等,都会加大节目的信息,突出现场感,强化被访者与事件的融合。
五、          多记录采访者与被访者之间的状态,哪怕有时候看似是无用的一个动作、一句话语,其实也能表达媒体记者的情绪或者观点。《新闻调查》的一期节目《双城的创伤》调查的是数名十三四岁的孩子服毒自杀的方式相继死亡,孩子为什么会对的生命绝望?柴静在片中就有很多让人震撼的纪实段落:当她看到被采访的少年伤心流泪时,或轻轻为之擦去泪水,或拍拍肩膀表示安慰,这样的纪录,并没有被记者剪辑下去,反而多次运用,让观众产生共鸣,法制节目的普法其实更应该润物细无声。
六、           晃动镜头的使用,有时更容营造紧张气氛或者突出现场感。法制节目往往需要制造悬念,需要在非常态状态下拍摄,尤其现在很多摄像在使用DV机拍摄,所以,不必追求规规矩矩的镜头,有时是迫不得已,而有时可以是故意为之,反而让纪实感增强,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七、          出镜记者角色的使用也是体现纪实语言运用的有效手段。法制节目往往需要调查事实真相、探寻法律的真谛。而让采访记者出镜,既是见证者、验证者、交流者、质疑者,同时要和当事各方进行全面地接触,因令观众感受整个事件的前前后,里里外外。
正如新西兰研究新闻语言的著名学者艾伦·贝尔所言,“新闻记者的工作就是找故事和讲故事”,而怎么讲好故事,纪实语言的运用是必不可少的。虽说电视法制节目承载着普法的功能,但前提是,只有好看的节目才能去完成普法传播,而很多电视法制节目一直忽略的纪实语言运用,势必导致节目的主题、内涵、可视性上大打折扣,为此,只有加强认识,并在实践中充分使用电视纪实语言,我们的节目才能做得更好,电视法治节目才能作为一种节目形态持续发展。
 
 
作者:贾 非 单位:大连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 《法治新天地》栏目

(编辑:兰新义)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