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论文 >

电视法制栏目的管理和队伍建设

时间:2011-10-20 19:37 点击:

  《法治进行时》是1999年12月27日诞生的,这个日子对于我个人来讲是具有两个重要意义的,一是这个栏目的诞生,还有一个是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跟《法治进行时》一样也是八岁了。说到《法治进行时》大家好像很少有人知道除了徐滔以外的其他人。

 

李利影:
 
  我是北京电视台的李利影,我讲的是法制栏目的管理。我想先说一下,《法治进行时》是1999年12月27日诞生的,这个日子对于我个人来讲是具有两个重要意义的,一是这个栏目的诞生,还有一个是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跟《法治进行时》一样也是八岁了。说到《法治进行时》大家好像很少有人知道除了徐滔以外的其他人。我虽然是制片人,但是基本上在北京电视台都没有人认识我,有一次我在电梯里听两个人说《法治进行时》怎么怎么样,然后就说制片人是谁啊,另外一个说李利影啊,那时我就站在旁边,但是他们不认识我。还有一个事我到保卫处去填单子,人家问我说你们制片人是谁啊,我说李利影,人家不认识我。这就是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记者,特别普普通通的法制记者。通过这次研讨班我觉得这样沟通后能和大家很好的交流。我今天跟大家也谈不上是讲课,算是一个汇报吧。我今天的演讲分三个部分。
   我先说第一部分,先介绍一下《法治进行时》。大家可以通过两种渠道看到我们的收视率,我刚才看了一下,我给大家看一下投影,这是我昨天让我们组的人给我做的,我们这个节目是1999年诞生的,它的峰值是出现在2005年,收视率是10.6,如果按照北京地区有1000万人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有100万人在看我们的节目,但实际上1000万人是有统计的北京常住人口,但是没有把其他的外来户计算进来,那么每天中午收看《法治进行时》的人至少是2000万。我们节目开播的时候,是每天中午12点,我们没播出的时候中午,这个档的收视率是0.1。我们这个节目是12月27号诞生的,所以第一年的收视率就是2001年的收视率,之后我们就不断的攀升,01、02、03、04,04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包括刚才时老师强调我们做过的《惊心动魄二十二小时》,这个片子就是吴若甫被绑架后我们全程跟踪的片子,它确实是我们在04年的时候抓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到05年的时候我们的收视率到的10.6,06年是10。今年前四月我们的收视率是7.88,收视率下来了,这个我认为是正常的,这是我们整个收视率的情况,说完了收视率的数据后,我想跟大家说一下,实际上《法治进行时》是从2000—2004年用了四年的时间是在成长,在这个成长期间,它跟我们节目的变化有非常大的关系,形式上的变化就不说了,因为是纯新闻的东西,说形式的东西也没有必要。我们从2000年开始都有变化,我们前两年的时候是专门以报道公安题材的节目,我们这种态势存在了两年,我们03年开始的时候全面铺开既做法院的、城管的、检察院的,所有的戴大圆大院我们都做。这样我们04年开始收视率就迅速攀升,有了一定的积累,可以说04我们基本没费什么事,它只是前几年种下的种子的收获。而且我认为,一个法制节目,它收视率8以上,我觉得不正常,有很多客观的原因,比如说我们今年的收视率下滑了,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在中午播出,有一个《身边》栏目,这个节目是民生话题,它有一个演播室,它跟老百姓说一些接近的事,什么接近说什么,他出现以后我们的收视率下降了两个点,刚才我说01—04年是成长时期,04—06年来我们是成熟时期,我们的占有率是44%,就说中午如果有100台电视打开,其中看《法治进行时》的有44台,可以说我们在中午是垄断的。但是今年我们的占有率只到30%,好的时候是40%,就是被分流了,但是有分流并不是坏事,这说明观众有多种选择,多种需要。我不愿意把07年后说成是我们的下降时期,我更愿意说成是徘徊期。就象我喜欢我们家孩子一样,我就问老公,说是不是因为他好才喜欢他,还是因为他是我儿子我才喜欢他,我老公说,肯定是因为他是你儿子,我对《法治进行时》也是这样的,我喜欢他也恨它,因为他占用了我的业余时间,但是也不能减少我对她的热情。《法治进行时》也是一个品牌。我给大家引入一个概念,先说这个,再给大家说收入,因为说完收视率,似乎不能说服在座的各位,因为这是讲经济效益的时代。
 
  我们《法治进行时》从04年开始,我们收入就已经上亿了,就说我们一年广告被一家广告公司把我们承包了,我们的广告时长大概在5—6分钟,他每年给我们台一个亿,我们台是按一分钟一千万拨给我们的,我也问过其他栏目,在北京其他地方也好,上亿的栏目也不是很多。所以说从04、05、06我们的广告收入都是一个亿,大家有什么问题我就希望跟我交流。我们确实是很骄傲的。
 
  再回到我们刚才说的节目的成长时期,因为一般来讲,评判一个节目是不是一个品牌,一个是收视率、一个是收入、一个是影响力。《法治进行时》带给人联想,01到04年,我们带给人的联想是新奇、刺激的因为我们报道的主要是以公安的事迹为主。那时候我感觉跟全社会的氛围还是有关系的。因为那时候全国各地还有没有像这样争夺法制资源。99年是《今日说法》、《拍案说法》和我们。我们台里面和其他栏目,对于法制资源的掠夺并不是这么严重,所以那时候我感觉我们更象是一个看新鲜世界的孩子。所以我们呈现给大家的是新鲜的东西。从04—06年的时候,我们给人的品牌就变化了,您看了我们的节目有解气的感觉,实用的感觉。总而言之,从04年之后,我们的联想是看了揭幕后觉得有用,还有一种是他的情绪上得到了缓解,从07年开始,我希望我们节目带给人的联想是正面,我希望带给大家的是爱心的、善意的、温暖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感觉和谐社会到来了。我们必须给他添砖加瓦。我们希望带给大家的是看过暴力之后,你能感受到非常温暖的东西。比如我们前几天做的节目,一个小孩的爸爸妈妈没有办结婚手续就住在一起,后来怀孕生了孩子,是一个小姑娘,因为没有结婚,没有结婚证,没有户口,到孩子10岁左右的时候,他爸爸就得了偏瘫,因为穷他的老婆就跟别人好了,后来老公就特别伤心,跟老婆说了很多次,老婆还是要离婚,后来老公就把老婆杀了,他自杀了。这就导致了这个孩子成了没有户口、没有任何依靠的孩子,这个节目播了之后,打进电话的观众有1000户家庭,他们都希望收养和帮助这个孩子。这就是我想跟大家说的品牌带来的联想。如果以练武来说,练到最后,到了最后的境界,希望我作为一个武师也好,大侠也好,我一个转身,我的眼神漂亮,我看一眼你,你就会有感动,我有一个漂亮的衣服,我只抖一下袖子就能让观众感动。这是我们追求的理想的境界,至于能不能达到,还有待于我们的不断的努力。这就是我给大家讲一下《法治进行时》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第一部分就讲完了。
 
  第二部分,讲一下大家最关心的,也是我认为最有发言权的、最具体的说一下我们的记者是如何分类和管理的。我们《法治进行时》是一个三十分钟的节目,它分成三块,有两段广告,一段是三四条的信息,中间是一个七八分钟的专题然后是第二段的广告,然后是信息。我们工作人员的种类,我们的记者包括信息记者、专题记者。信息记者,我们组现在一共有21人,专题记者12人。除了这两部分以外,我们有一个主编的团体,我觉得我们这个主编团队,特别向大家说的策划组,然还有一个后期人员7人,还有一些零散的,比如我们有资料库,我们的热线人员、司机,可以说条件允许的话我们组可以成立一个完整的制作公司,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有80人,在他们身上有不同的素质。我现在分三块说一下。第一记者、第二主编团队、第三后期人员。
 
  我们的记者分信息记者跟专题记者,从1999—2004年我们考察一个记者是不是好记者的时候,有三个指标,第一是获取信息资源的能力,就说在北京的某一个地区发生一个事件你是否能知道它,这在我们组里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能力,第三抗干扰的能力,正是因为我们有了这三条,大家才会看到《惊心动魄二十二小时》,这是2004年2月的时候,吴若甫在北京三里屯被绑架了。其实这伙人并不是只干了这一起,他们之前还干了一些,这是我们一个记者跟刑警队警察吃饭的时候,没有任何目的,说我今天路过他们到某个单位想去看一下,去了以后两个人聊天就说这个绑架案,说已经发生了一起绑架案,说刚刚又接到了一起,可能就是吴若甫。这就说到了第一点,就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这对于我们是没有问题,因为我们当时就定位为新闻节目,所以我们有一个机动小组由制片人、摄像记者组成的,听到消息后,马上机动小组就去了,接下来就是抗干扰能力,因为当时北京法制宣传跟现在不一样。这里有一个小例子,前段时间在北京有三个人把一个肿瘤医院的现金抢了。当时的抗干扰你进不去,07年3月之后,大家就可以看到环境发生了多大变化,三年之后同样的事件我们进去了。但是我们发现中央台法制在线的人也在,是谁通知他们的呢?是公安局。以前是公安局不让你说,现在是变了,借船出海。所以说在我们99—04年的时候,这三个就特别重要,我们的抗干扰能力强,这主要就是徐滔。这也体现了我们的团队精神,缺了任何一个人是不行的。这是我们的记者,考核一个记者,从信息资源、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能力,抗干扰能力。
 
  我们的记者分信息记者跟专题记者,从1999—2004年我们考察一个记者是不是好记者的时候,有三个指标,第一是获取信息资源的能力,就说在北京的某一个地区发生一个事件你是否能知道它,这在我们组里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能力,第三抗干扰的能力,正是因为我们有了这三条,大家才会看到《惊心动魄二十二小时》,这是2004年2月的时候,吴若甫在北京三里屯被绑架了。其实这伙人并不是只干了这一起,他们之前还干了一些,这是我们一个记者跟刑警队警察吃饭的时候,没有任何目的,说我今天路过他们到某个单位想去看一下,去了以后两个人聊天就说这个绑架案,说已经发生了一起绑架案,说刚刚又接到了一起,可能就是吴若甫。这就说到了第一点,就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这对于我们是没有问题,因为我们当时就定位为新闻节目,所以我们有一个机动小组由制片人、摄像记者组成的,听到消息后,马上机动小组就去了,接下来就是抗干扰能力,因为当时北京法制宣传跟现在不一样。这里有一个小例子,前段时间在北京有三个人把一个肿瘤医院的现金抢了。当时的抗干扰你进不去,07年3月之后,大家就可以看到环境发生了多大变化,三年之后同样的事件我们进去了。但是我们发现中央台法制在线的人也在,是谁通知他们的呢?是公安局。以前是公安局不让你说,现在是变了,借船出海。所以说在我们99—04年的时候,这三个就特别重要,我们的抗干扰能力强,这主要就是徐滔。这也体现了我们的团队精神,缺了任何一个人是不行的。这是我们的记者,考核一个记者,从信息资源、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能力,抗干扰能力。
 
  信息方面,从04年开始我们对主编团队的要求还是没变化,还是把关、全局、选择,但是我们对记者的要求变了。变成什么了,我给大家写一下。从04年开始,尤其是06年开始,这个要求越来越突出,第一对记者的要求是独立思考,应该叫单独思考和单独行动的能力,也就说你以前可能只是知道信息的信息员,你告诉组里。你们一起去了,但是现在这样来不及了,我们现在追求时效性,所以可能你知道这个题后。你还来不及报题,你就要去拍了,如果有其他记者在。你必须要发现他没有发现的东西。第二,是不说能不能第一时间到现场,而是说能获得第一现场的资料。在04年发生的几起有影响的案件,就说北京火车站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多少去过,那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有很多公交车从那里进出,有一天有一个外地人拿着自制爆炸物在汽车上,说他有一个专利,如果他的专利得不到发表他就要引爆。但是,北京的特警真是特别厉害,在我们到之前他们就搞定了。这时我们就要考虑我们如何获得第一现场的资料,我们要求记者到达第一现场,但是我们也说,你不到现场也行,但是你要给我拿回第一手的资料。第三,我们要求单兵作战能力。我前段时间看了很多法制节目的资料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向凤凰卫视学习。比如说他的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卫星电话、还有一个保翼,半小时之内他就可以把在伊拉克拍的资料传回来。我们现在的要求就是你必须要会开车、必须是记者、必须能配音、甚至你要是个文学家、音乐家,比如说你10点拍完,12点播,你必须在车上编,告诉这边我要什么音乐、什么资料。回来一个小时候就可以播了。
 
  现在对时效性的要求,使我们更加强调个人的能力,04年的时候,中央台有一个活动,那时候我讲过一堂课,当时的《法治进行时》推行的是篮板理念,也就说我们能否进球是靠个头高的人,在工作上就是靠工作能力强的人。但是我们现在改变了。在北京有一个九头鹰的饭店,非常火,老板的儿子被绑架了,我们第一现场也去了,但是那个片子拍摄了回来后效果不好,那个记者指挥摄像不当,而且那个摄像业务水平不高,所以我们要求记者,要有单兵作战的能力。可能有人就说了,你追求这个的时时候,那个就不追求了,不一样的,其实我们都在追求,其实04年以前和06年以后,有三点是没有改变的,这三点是什么?就是独家、现场、执行力这就是我们《法治进行时》赖以生存的。
 
  刚开始信息的抢夺没有那么激烈,信息资源只要知道就可以了,可是后来变了,我们要求你有独立思考和行动能力,当你不再是独家的东西,我们就是要你把大家都知道的东西说成是独家的东西。以前我们要求记者到现场,但是如果你到不了现场,你就要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第三条就是记者的执行力。所以我感觉从04年以后,我们都是在围绕独家现场和执行力在做的,接下来还有一个后期人员,后期人员这里要说一下,因为他代表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技术”。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理解“技术”的。一项技术给你带来的效果是非凡的。04年的时候,那时候收视率是8.0。在北京排在前三位,那时候我们跟广告商谈,拉了500万,我们自己搞了一个演播室,包括12台机器和演播室,这带给我们非常大的变化,我们开始渲染情绪、我们开始知道讲故事是非常重要的,这靠什么实现,这就是靠技术,有很多台的同志到我们那里参观过,我们特别喜欢大家参观,因为那曾经是北京台最好的演播室,而且不是台里出钱是我们挣的。所以刚才我在第二部分就讲到了,我们的记者、主编团队、后期人员、说白了这个是技术,技术是每天在更新的。我们在北京七套有一个生活秀的节目,但是这个节目最开始,为什么会创造这样一个节目,就是来源于一项技术,就是有一个人他可能是做监控设备的,他就是想在北京推广一下他的技术,他这个技术就是一个亭子、亭子里边可以有录像,你可以把自己的话都说上,当时他想跟我们谈合作,就被聪明的制片人发现了,就找到了这家公司,怎么做呢?就是你可以把你的心理话对所有的人去说。尽管这个节目,最后转型了,因为收视率不好。这恰恰说明,当我们想创新的时候,技术能为我们的创新提供新的路,这一点上来讲,大家不要忽视,我自己就感觉,自己是百事压身,基本上一些罗嗦的事特别多,但是我想大家不要轻视技术。
 
  现在说一下第三部分,第一、二部分我是给大家介绍我们是怎么做的,或者是我们已经怎么做的,或者说操作手法也好,第三部分是纯粹是我个人的。或者是我理想中的制片人应该是怎么样的。这里我想说一下我跟赵军的关系,我们组就是这样的团队,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只能管14个人,就是后期7人,主编7人,也就说,我们后期组一共是7个主编,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把前期的信息也好、专题也好组成节目。因为我是审节目的,所以我跟后期人员的关系是很密切的,你看赵军,说一句老实话,别看在飞机上是他给我让座,吃饭的时候是他给我夹好吃的,但是做片子的时候是我哄着他。因为这个工作是要靠人的。因为到后期制作的时候有时会压到后期,有时候我跟赵军说这个片子实在太不行了,能不能加点音乐,能不能加点特技,让它一波三折,这个都是靠他们。所以我说制片人跟勤奋无关,他绝对是用脑、用心的工作。那么马上就出现这样一个问题,黄金、白银、青铜。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是王小波的粉丝,但是前段时间他网络上的文章特别多,他曾经写过三本书《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我看过《黄金时代》。节目开始的时候说某某医生穿着白大褂来了,上来后就问你是破鞋吗?我这就想说你所管理的人当中谁是黄金、谁是白银、谁是青铜,你要及时发现你所领导的人是处于黄金时代、白银时代、还是青铜时代,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就是青铜时代了。有的是可以转变的。这就靠你制片人发现的眼睛了。我后来遇到一个国外的老总,他说人才遇到领导者,一个是你给他提供一个平台,就像一句老话说的“女人是需要爱的,人是需要用的”还有一个是你要留住人才给他希望。还有一个是创造人才。因为工作非常辛苦,他们可能去了一个地方三次都拍不到一个东西,对于我们组的人来说,你要给他一个平台。我说了我的理论之后,我想给大家解释一下。

(编辑:田斌)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