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每日资讯 >

“好人法”即将实施 见义勇为不再是“土豪专利”

时间:2017-09-29 10:32 点击:

近年来,见义勇为反被坑事件的时而发生,使人们在他人需要救助时,总是犹豫再三。甚至有这样的黑色幽默:请问,如何证明自己是真土豪?答案是看到陌生老人摔倒,不先掏手机拍照,就敢直接过去帮扶。 段子看似调侃,却也折射出了当下人的一种无奈。善意救助者

 

  近年来,“见义勇为反被坑”事件的时而发生,使人们在他人需要救助时,总是犹豫再三。甚至有这样的黑色幽默:“请问,如何证明自己是真土豪?”答案是“看到陌生老人摔倒,不先掏手机拍照,就敢直接过去帮扶。”

  段子看似调侃,却也折射出了当下人的一种无奈。善意救助者反遭诬陷的情况有时发生。尽管社会道德基本面是向善的,但这样的事例不但令人心寒,还客观上使很多好人面临道德选择时,知难而退。因为,在“扶不扶”的抉择中,救助者可能面临两种法律风险:其一,如果没有目击证人或现场监控,被救助人“一口咬定”救助人是事故的制造者,要求救助人承担全部责任;其二,被救助人主张,虽然并非救助人造成事故,但救助人在救助中处理不当,加重了其伤情,要求救助人承担加重部分的责任。

  就前一类法律风险而言,一方面可以借助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司法技术,要求被救助者拿出“实锤”,否则主张即不成立。另一方面,有时那些被救助人昧着良心,拽住好心人付医药费,往往也是因为医保制度不健全,担心无法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如果能进一步完善医疗保险制度,降低看病治伤的成本,这一类风险或许能得到有效控制。但是对于后一类法律风险,就需要出台明确的“急救免责”法。这就是著名的“好人法”,又名为“好撒玛丽亚人法”。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词源于《圣经·路加福音》中的一个故事。有一个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去耶利哥,遇劫受伤。一位僧侣看见了他,什么也没做,从他身边经过。又有一个利未族人看见他,也照样从他的身边经过。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Samaritan),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又拿出一些钱,替他交给了店主。耶酥称赞了撒玛利亚人的做法。从此人们就将救助危难者称为“好撒玛利亚人”。然而,仅仅是这个故事,并没有确定下“救助者免责”的规则。其实,这一规则是在犹太人的律法中逐步建立起来的。

  在犹太人的律法中,当邻人处于危难状态中时,人们有救助的义务。见死不救是一种宗教法上的犯罪。《圣经·利末记》19:16 中说:“在你的邻人流血时,你必不得袖手旁观。”既然社会希望有人“救急助难”,那么对于这项义务的履行,自然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方案,来避免“徒法不足以自行”、“救助者反遭其害”的情况。犹太智者麦摩尼德斯(Miamoindes,1135—1204)以《学问》中的简短论述为基础,确定了详尽的救助义务规则体系:

  “第一,救助适用于邻人溺水、受强盗或野兽攻击的情形。第二,救助可以本人实施,也可雇人实施。第三,如果发现有人图谋伤害邻人或陷害之,举报也是一种救助。第四,在前述情形,通过申明大义使进攻者放弃意图也是一种救助。第五,如果救助者要承担过大、实质的危险,他的救助义务可以得到豁免。第六,如果实施救助发生了费用,被救助人有义务予以承担。第七,出于疏忽的救助人豁免侵权责任,这是为了让潜在的救助人打消顾虑。”可以说,这就是最初的“救助者免责”的规则。

  “见义勇为”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真要让理想照进现实,恐怕光有崇高理想和信念不够,还得需要一整套完整的配套制度,才可能确保救助不是“吃力不讨好”的吃亏买卖。可喜的是,近日即将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已经有了这样的明确规定。《民法总则》第184条这样写道:“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以此为发端,相信会有更多具体制度出台,为“救助者”站台,扭转冷漠的社会风气。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法律从2016年12月到今年3月,经历了多次修改。第184条最初的版本是“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害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经过修改,在最终生效的大会表决稿中,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一修改从技术上释放了鼓励见义勇为的明确信号,“无条件”地免除救助者的民事责任,体现了立法者的时代担当。

  如前所述,要不要加上“除重大过失外”这个限定条件,是存在争议的。对于民事侵权行为,传统法律一般主张“过错责任”——在救助时,如果不够专业,不够谨慎,可能确实会造成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因此救助者应当对此承担一定责任。但是,这样的设计将使大部分人不敢伸出援手。谁又能断言,在见义勇为的紧急关口,自己不会出现“重大过失”呢?因此,删除“除重大过失外”这一限定条件,才真正免除了见义勇为者的后顾之忧。但是,这并不是在说,我们不需要提高急救知识的普及程度,和急救设施的便利程度。毕竟,光有热忱和勇敢是不够的,还需要专业的救助知识和装备,才能真正助人为乐。

  对此,我们可以参考境外的立法。前面提过,在犹太律法中,普通人见到危难都有救助义务。到英格兰法的时候,这项陌生人之间的救助义务就已经消失了。因为,社会分工已经足够细,有专门的专业人士来承担救助工作。人们不再像身处沙漠之中,见到陌生人如见到绿洲。到了现代,有医生来救助病人,有警察来制止犯罪,有消防员来扑灭火灾。而我们朗朗上口的“好撒玛利亚人法”,在现代英美法中,其实主要是面向专业人士的非职务行为。19世纪末的一个著名案例是,消防员休假期间看见火场,有义务进行救援,而在救援时如果造成了他人财物的损害,可以免责。同时,一位海军士兵在同样场景下,则不适用于同一规则。

  在美国的各个州,有关“好人法”的规定,也主要都是针对专业人士的,一般都是规定,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救助者,在职责之外进行救助,非出于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侵害可以免责。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回头看《民法总则》第184条的规定,会发现两处不同。一是面向的对象,不区分是专业人士还是“吃瓜群众”。二是没有“除故意或重大过失之外”的限定条件。有人这样解读:未来可能将建立这样的规则:面向专业人士的,免责要求会更高一些,要证明自己不存在重大过失,才可以免责。而面向普通人,就不应当设计这样高的免责门槛。这样的解读对不对呢?或许有关部门的法律解释或重要判例,会给出答案。

  当然,《民法总则》第184条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一点毋庸置疑。有关“重大过失”的讨论,也并非吹毛求疵。只是希望大家明白,这一原则的生效只是一个开端。法律的发展与社会的回应,将会有一个不断调整和完善的过程。以第184条为基础,将会衍生出一系列更为细致的规则体系。未来的“好人法”,既会有面向专业人士的免责条款,也会有面向普通人的免责安排;真的发生二次伤害时,既会有对于主观过失的考虑,也会有对于客观情势的判断。还是那句老话,“徒法不足以自行”,规则唯有真正应用于生活,才会有生命力。我们期待这一给“好人”立的法不断完善,为见义勇为者上一份足够安全和安心的保险。

作者:林海
来源:团结湖参考
转载自:团结湖参考


  版权申明:这篇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所有。因为文章被多次转载,或因难以确认原始的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故仅标明文章的来源或转载自某个微信公众号,如涉及作品的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相关的内容或协商解决版权问题。由于文章的内容为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同时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特此申明!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编辑:田斌)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