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每日资讯 >

手术室拍照事件的法律分析

时间:2014-12-24 11:08 点击:

西安凤城医院手术室拍照事件于20日晚起于微博之末,经各大媒体转载、评论,迅速舞于舆论之场;尔后,西安市卫生局闪电介入,21日晚即止于处罚之下。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舞于松柏之下,而止于草莽之地也。从起到止,仅历24小时,法律还未明白咋回事,闹哄哄

 

西安凤城医院“手术室拍照”事件于20日晚起于微博之末,经各大媒体转载、评论,迅速舞于舆论之场;尔后,西安市卫生局闪电介入,21日晚即止于处罚之下。所谓风起于青萍之末,舞于松柏之下,而止于草莽之地也。从起到止,仅历24小时,法律还未明白咋回事,闹哄哄已经结束了。

手术室拍照事件,是一个很好的窗口,透过这个窗口,可以检视我们的医疗卫生相关法律。所以再马后炮一下。

第一, 从医疗技术角度分析,手术室拍照违反诊疗常规、规范么?

首先,这是一个事实评价。

关于涉及医学技术的事实,需要临床医生尤其手术科室医生根据手术室规范和经验进行判断,其他非专业人士的评价可放一边。微博上不少手术医生作出了自己的评价,这些评价并不一致。如微博名为@白衣山猫的一位外科医生首先进行了评价,该条微博的跟帖中,支持者甚众:

图1主刀已下台,两助手在缝合皮肤。图2、3手术全部完成,病人即将送回病房。一台高难度手术成功,病人安全,医生比病人家属还要开心。手术台边拍照合影以纪念本是好事。可@陕西都市快报却写为“本是严肃认真的手术,患者还躺在手术台上,医护人员们却摆起POSE自拍!”恶意挑拨,居心何在?

但随后名为@成都下水道的外科医生发出了这样的评论:

错了就是错了,尤其是在手术室里摘下口罩摆pose,违规勿容质疑,一昧为医护的错误行为洗地,客观上也会恶化医患关系。喧嚣中有平淡,繁华后有宁静,是与非,会在年度交替的刹那随风而逝,每个人都有生命中不得不静默的暗伤,不得不隐忍的泪水,承认错误可以帮助我们成长。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声援了@成都下水道,在跟贴中她评论道:

手术还没结束,拍照片的已经脱下手套的手就搭在了还在台上的医生肩膀上。原始微博里一片倒的在骂媒体,唉,医生这个集体就那么接受不了批评么?也许长大以后很多事情对错并没那么清晰,但这件事,不管背后是多么大的喜悦,多么骄傲的拯救,当事方就是错了。

不久@白衣山猫 更新了自己的微博,语气有所缓和:

照片中,从专业医生角度,有张图片中医生拿下了口罩,有图中露出了病人的身体,有不妥。如果能善意地解读医生手术成功后的喜悦,这些细节不会被过度解读。这些照片原来发在院长微信朋友圏,面对的都是医生专业人员,本无大错,可被人转到微博上,是转者不妥。我呼吁:心存善意,胸怀悲悯,你我同行!

显然,上述医生都有充分的临床知识和经验,足以具备对手术室拍照行为进行专业上事实评价的资格,但他们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怎么办?所以,法律上,需要进一步的法律评价。法律评价需要一整套程序,这便是司法鉴定与法庭质证。

其次,如何进行法律评价?

法律评价通常由法院启动,但如果只是提供行政处罚的证据,也可由行政机关启动。无论哪个国家机关启动,都很难离开医疗技术鉴定和对鉴定结论的法律审查。

进入到医疗技术鉴定程序,参与鉴定的临床医生就不能仅仅靠拍脑门对事实进行评价了,而要依照书面的诊疗规范、常规,如教材、诊疗指南、专家共识、国际规范等等,另外卫生行政部门的规章也是依据之一,再结合自己的外科实践经验进行鉴定。本案最可能被引用的规范便是卫生部于2011年颁布的《全国医院工作制度与人员岗位职责》,其关于手术室的管理制度包括:

2.2进手术室时必须穿戴手术室的拖鞋、隔离衣、一次性口罩、帽子。有皮肤感染灶或呼吸道感染者,不得进入手术室,特殊情况呼吸道感染者需戴双层口罩。手术室工作服不能在手术室以外的区域穿着。

2.3进入手术室人员未取得院级管理部门的特许,任何个人、科室及媒体不得携带各种摄影器材进行手术拍照、录像。任何人员不能将移动通讯工具带入手术间内使用。

2.4除参加手术的医护人员外,其他人员不得进入手术室。见习学生和参观者,需由老师带领或经医务处或护理部批准,并通知手术室护士长和有关科室的科主任。

这个《全国医院工作制度和人员岗位职责》,到底是一个强制性规定还是一个指导性规范?因为其后面并没有规定相应的罚则,所以我也判断不出来。

作医疗技术事实评价时,除了判断是否违反诊疗规范、常规外,还应当判断与损害后果的因果关系。从新闻披露的事实来看,本次手术是一次经历了长达7个小时的成功的手术,发生在4个月前,也没有出现麻醉苏醒期和围手术期及之后的不良后果,因此并没有对患者造成任何人身损害。因此无需对相关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事实和法律上的评价。

第二, 从医疗伦理角度,手术室拍照违反相关医学伦理么?

医疗伦理是与医疗技术规范并列的另一个与患者权益相关的领域,如果说医疗技术规范主要关注患者的生命健康权,违反医疗技术规范通常会造成患者的人身损害,那么医疗伦理则主要关注患者的知情同意权、隐私权、人格尊严权。违反医疗伦理,不一定造成患者的人身损害,但一定会侵权患者的知情同意权、隐私权或人格尊严权。但有时违反医学伦理也会侵犯患者的生命健康权,如未经知情同意开展实验性医疗、开展手术治疗等等。

与医疗技术规范相比,我国法学界和医学界对医学伦理的研究和重视还相当落后。

手术室拍照事件正好可以从知情同意权、隐私权、人格尊严权三个角度考察医疗伦理。

1、手术室拍照需要患者本人知情同意么?这个问题,我认为并不复杂,从日常生活情理即可以推知。日常生活中,拍任何他人的照片,尤其是上传网络予以公开化,都需要他人知情同意吧,无论是默示同意还是明示同意。这里的默示同意,包括事前的默示,也包括事后的追认。

2、手术室拍照一定侵犯患者的隐私权么?我认为不能一概而论。所谓侵犯隐私权是指将患者本人不愿公开的信息,暴露于公众之下,且公众能够从暴露的信息中知道患者的身份。如果一张并未暴露面部的照片,且照片中也并未提供其他公众可以推知患者身份的信息,则照片并未侵犯隐私权。

3、手术室拍照侵犯了患者的人格尊严权么?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需要结合照片的内容进行分析。就本次事件所涉照片而言,患者部分躯体裸露,外缠纱布,且麻醉未醒卧于手术台上,部分医生在一侧作出庆祝手术成功的手势。所谓是否侵犯患者的人格尊严权,需要考察,患者本人看到这张照片后,会引起不安么?会觉得人格尊严受到侵犯么?这个考察既应当结合患者本人的主观感觉,也应当结合普通理性人看到这张照片后的反应的客观标准。

网上同时出现了美国ZbigniewReliga博士在经过23小时心脏移植手术后,与患者在手术室的合影照片,上传照片者意在证明,手术室拍照是常见的,合乎医学伦理的,照片如图:

大家可以对比一下,美国医生的这张照片与西安凤城医院照片的异同,我至少看出两点:1、美国的这张照片,医生正在观察病人;2、美国的这张照片,事后得到患者的认可。

第三, 西安市卫生的行政处罚有法律依据么?

照片公开后不到24小时,西安市卫生局迅即对涉案人员进行了行政处罚,根据西安市卫生的通报,行政处罚包括以下内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作出以下处理决定:

西安凤城医院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行政处罚。给予常务院长闫某记过处分、留职察看一年,扣发三个月职务工资;免去分管副院长陈某的行政职务,扣发三个月职务工资;免去麻醉科主任张某、护士长田某行政职务,给予记大过处分,扣发三个月奖金;所有参拍人员写出深刻检查,给予记过处分,扣发三个月奖金。

这个行政处罚包括两项内容,一是有关责任人予以行政撤职,二是对有关责任医生予以行政罚款(扣除三个月奖金,实质就是行政罚款,这个没有争议吧?)。相关的法律依据包括《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但是,我梳理了一下相关法律法规,得出的结论是,西安市卫生院局的上述行政处罚决定系拍脑门决定,并无法律依据。

首先,查《执业医师法》,与本案有关的法律责任条款是第三十七条,与本案有关的罚则及情形是:

医师在执业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 违反卫生行政规章制度或者技术操作规范,造成严重后果的;

……..

(九)泄露患者隐私,造成严重后果的;

显然根据《执业医师法》的明文规定,对医生在执业活动中的违法行为,行政处罚的种类包括警告、暂停六个月以上至一年以下执业活动、吊销执业证书。其中并无行政罚款和撤职一类。

可见根据《执业医师法》,对相关医生予以行政罚款和撤职缺乏法律依据。

其次,再查《医疗机构处理条例》,其关于法律责任部分规定在第六章即《罚则》中。《罚则》以列举形式规定了5种应当给予医疗机构行政处罚的违法情形:

第四十四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其停止执业活动,没收非法所得和药品、器械,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第四十五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逾期不校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仍从事诊疗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补办校验手续;拒不校验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第四十六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出卖、转让、出借《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没收非法所得,并可以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第四十七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第四十八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可以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第四十九条 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出具虚假证明文件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警告;对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处以1000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责任人员由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上述罚则中不包括手术室拍照这类情形,另外除四十九条即“出假证明文件的”外,行政处罚的对象都是医疗机构,不包括直接责任人员。

另外《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在罚则中没有规定兜底条款,也就是对医疗机构或直接责任人员进行行政处罚的情形限于上述5种。

与国务院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相配套的卫生部颁〈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在上述5种情形之外,增加了一种行政处罚情形,即第83条:

医疗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登记机关可以责令其限期改正:

(一)发生重大医疗事故;

(二)连续发生同类医疗事故,不采取有效防范措施;

(三)连续发生原因不明的同类患者死亡事件,同时存在管理不善因素;

(四)管理混乱,有严重事故隐患,可能直接影响医疗安全;

(五)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83条规定的第(四)项“管理混乱,有严重事故隐患,可能直接影响医疗安全”可以适用手术室拍照情形,但相应的行政处罚种类是责令限期改正,不包括行政撤职和行政罚款,其处罚对象也是医疗机构,而非医生。

当然有人会问,虽然《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不包括行政罚款和行政撤职类,但是如果地方性法规和部门规章可以作出了罚款和撤职的规定,那么西安卫生局的行政处罚也是有法律依据的,这一说法是否成立,需要考察《行政处罚法》中关于行政处罚种类的规定。既然普法,就不厌其烦引用一下《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

第八条 行政处罚的种类:

(一)警告;

(二)罚款;

(三)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

(四)责令停产停业;

(五)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

(六)行政拘留;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

第九条 法律可以设定各种行政处罚。

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

 第十条 行政法规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以外的行政处罚。

法律对违法行为已经作出行政处罚规定,行政法规需要作出具体规定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规定。

第十一条 地方性法规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吊销企业营业执照以外的行政处罚。

法律、行政法规对违法行为已经作出行政处罚规定,地方性法规需要作出具体规定的,必须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规定。

第十二条 国务院部、委员会制定的规章可以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作出具体规定。

尚未制定法律、行政法规的,前款规定的国务院部、委员会制定的规章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可以设定警告或者一定数量罚款的行政处罚。罚款的限额由国务院规定。

国务院可以授权具有行政处罚权的直属机构依照本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规定行政处罚。

第十三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人民政府以及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人民政府制定的规章可以在法律、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作出具体规定。

尚未制定法律、法规的,前款规定的人民政府制定的规章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可以设定警告或者一定数量罚款的行政处罚。罚款的限额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规定。

第十四条 除本法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以及第十三条的规定外,其他规范性文件不得设定行政处罚。

仔细阅读《行政处罚法》第八到第十四条的规定,鉴于法律、行政法规、卫计委的部门规章均未对医生设立行政罚款这一罚则,也未对责任人设立行政撤职这一行政处罚,因此问题的核心在于陕西省人大、西安市人大是否制定了相应的地方性法规,或者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是否制定了相应的政府规章?否则对医生的罚款和相关责任人的撤职缺乏法律依据。

陕西省或西安市有这样的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么?从西安市的通知全文来看,仅引用了《执业医师法》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而并未引用地方性法规或地方政府规章,可以判断陕西省或西安市并未设立对医生的行政罚款规定,也未设立行政撤职规定。

所以,前引西安市卫生局的相关行政处罚缺乏法律依据。

另外,补充一点,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八条的规定,行政处罚的种类限定在第八条,包括: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六)行政拘留;(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其中并无行政撤职一项。其实,对相关责任人的撤职,系内部处分,不属于行政处罚。即使对国有企事业、国家机关有关责任人的撤职,也是有权管理机关基于人事管理职权而作出的内部处分,本质上不属于行政处罚。更何况西安凤城医院属于民营医院,其院长、副院长的任、撤职系股东权力决定,卫生局根本无权撤职。

作者:刘晔 来源:新浪网
 

风波骤起。西安凤城医院的几位大夫护士,这几天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他们在手术室里拍的合影,是可以理解接受的,还是医德不高的丑陋自画像?西安市卫生局做出的严厉处分,是及时准确,还是生硬过分?公众看法不一,甚至尖锐对立。

“医患关系”本就是舆论场上最具张力的引爆点之一。此次引爆,如同今年早些时候的湖南湘潭产妇事件一样,四大特征明显:医疗场景被曝光于公共舆论之下,最先介入的媒体有“煽情煽动”之嫌,舆论狂飙击伤当事人,逐步被揭开的“全局真实”与最早呈现的“局部真实”有较大出入。

如果说湘潭产妇事件的最终处理相对“慢而稳健”,那么本次西安市卫生局的处理可谓“快而存疑”。如此迅捷严厉的处分方式,很像去年秋天浙江余姚“村干部背镇干部”风波时的状况——陷于舆论风暴眼里的当事者第一时间便遭到处分撤职,而逐步呈现的更多事实,则让此前的处分要经受“过于严厉草率”的质疑。

风波的核心是——能不能在艰难手术成功之后,带着患者一起,跟即将作别的手术室拍张合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需要从三个维度着手——

首先,医疗卫生界需拿出更细致的职业准则。

围绕着能不能拍这张照片的疑问,显然,我国医疗卫生界还没有一锤定音式的、清晰明确的界定。这是一个缺憾。所以针对此事能看到来自医疗卫生界的不同声音。和公众的多样化主观感受不同,行业职业准则需要统一、清晰、具体、直接。在“自媒体时代”,大量原本只停留在亲朋好友间、小众范围内的场面,随时会被呈现于公共舆论场。这就对医疗卫生界职业行为准则,提出了“更精细化”的要求。

事实证明,更严细的规矩,既是对医护人员行为的约束,也是对他们的保护。看法可以不同,讨论可以多样,但有了规矩,大家就按规矩做,按规矩评判。凡事,最怕无规矩可循。

其次,新闻媒体要更自觉地体现职业操守。

在“人人都是记者”的时代,职业记者怎么做,变得更重要。如果只是狂飙般报道几个“瞬间”,并就此做主观引导,那不应是职业新闻者所为。值得提问的是,为什么几乎每一次涉及医患关系的舆论风波里,都有部分媒体放大局部事实、煽情甚至放大冲突?

值得职业新闻人思考的至少包括:其一,不要简单地以“网上此刻最大声音”作为判断是非曲直的首要标准;其二,不要“捞”到“瞬间真实”就仓促做报道、下结论,而应更主动地、职业地寻找和呈现瞬间背后的全局真实;其三,不要带着主观成见介入新闻报道。

最后,每一种社会角色都要体现责任感。

上级主管部门决定对涉事者的处置时,有规矩就按规矩办;尚无具体规则可依时,就应基于对具体事实、前因后果的充分了解把握,做出审慎严肃的决策。最忌两点:对舆情完全漠视,对舆论盲目附和。

每一个自媒体的拥有者,都不妨在点击鼠标、转发新闻、发表议论时,稍微“慎一慎、顿一顿、想一想”。医患关系再这么“被紧张”下去,最终受害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归根结底,这起“手术室合影风波”折射出来的,是大家可能都还“缺少规矩”——医护人员在手术室里的行为规矩,新闻记者在采编工作中的职业规矩,主管部门在舆论压力下的决策规矩,每一位普通人的社会责任规矩。

来源:央视网

(编辑:田斌)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