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记者调查 >

女记者可能遭受的骚扰、侮辱和攻击 你或许很难想象

时间:2017-09-11 12:52 点击:

1、 虽然不做记者已经很多年,但依然时常会有人问我:记者是不是一份很危险的工作? 我总是笑笑:不会。我和我所认识的大多数同行,都没有遭遇过真正的人身危险。记者被打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但只是很少数的个案。至于被暗杀被绑架,只会发生在战乱国家和俄罗

 

  1、虽然不做记者已经很多年,但依然时常会有人问我:记者是不是一份很危险的工作?

  我总是笑笑:不会。我和我所认识的大多数同行,都没有遭遇过真正的人身危险。记者被打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但只是很少数的个案。至于被暗杀被绑架,只会发生在战乱国家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

  但是现在,记者所面临的危险显著上升了——不是打人的事情变多了,而是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基于网络的骚扰、侮辱、攻击,乃至死亡威胁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

  我的一个师妹,在财新工作,做金融领域的报道。最近,她报道了“ICO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的消息,其后,她的邮箱和社交媒体账户就被攻击和威胁刷爆。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的字面意思是“首次代币公开销售”,它在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投融资形式。以下引用新华社的文章——

  “从字面来看,ICO从股票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一词演变而来,意思是企业为了未来发展,在成立之初就向公众筹集‘虚拟货币’。换个角度说,ICO可帮助那些尚不能公开发售股票、不成熟的企业绕开IPO和监管融资。

  随着‘虚拟货币’交易大幅增加,ICO融资也呈现爆发式增长。有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人民币,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

  与此同时,代币发行融资项目的‘野蛮生长’也让金融诈骗、金融传销混迹其中。相当数量的‘骗子币’、缺乏备案的融资主体、毫不透明的项目……代币市场可谓鱼虾混杂。而类似ICO圈内‘遍地是黄金’的观点,那些关于各种名目热情澎湃、却又让人捉摸不透的推销,更不鲜见。”

  关于ICO的更多背景信息,推荐阅读36氪文章《50亿美元的空气:ICO疯狂史》。

  从8月份开始,财新就率先报道了监管高度关注当前ICO风险的消息。9月2日,财新发布报道:“监管已经对ICO做出了判断,相关规范文件将于近期发放”。

  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发布《中国人民银行 中央网信办 工业和信息化部 工商总局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称“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

  财新提前从监管层获得的消息,本是及时的风险预警和对投资人的保护,但被许多希望在ICO中赚上一笔的投资人视为眼中钉。他们将自己的损失迁怒于那个送信的人。

  ICO梦灭后,财新记者在社交媒体和电子邮箱中收到大量人身攻击,她的个人信息也被一些人贴出来在网上传播。

  2、在财新记者收到的人身攻击中,有相当多都是基于她的性别。

  许多攻击不堪入目。如有不适请跳过以下截图。

  因为个人信息被人肉和传播,以及收到实际的人身威胁消息,她生活在恐惧不安之中:会有人出现在小区电梯里吗?邮箱和社交媒体帐号被黑了怎么办?

  社交媒体时代的人身攻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报道公共议题的记者遭遇攻击的可能性,比普通人多了成千上万倍。而女记者又比男记者更容易遭受攻击,她们遭受着更下作的攻击。

  这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2014年一项基于推特的研究发现,女记者收到侮辱性评论的概率是男记者的三倍。《经济学人》土耳其记者Amberin Zaman曾说:“我收到过成百上千条推特,它们使用着最下流的语言,威胁要杀了我,要强奸我。”其中一个人,威胁要强迫她“坐在一个破酒瓶上”。

  英国记者Caroline Criado-Perez说,她收到的攻击和威胁里面,许多都提到了嘴和喉咙。她说,这说明:这些攻击者都在通过性暴力的威胁,来要求女性闭嘴。

  保护记者协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一篇文章说:许多攻击者表达的核心思想很明显,那就是——“Women who talk too much need to get raped. (说太多话的女人应该被强奸。)”

  看到这些截图和引语,我深深意识到:作为男性,我天然就属于privileged group,也就是特权阶层,因为男性享有免于这些以性和性别为基础的攻击的特权。

  3、这样的骚扰、攻击行为不可原谅,然而我们并没有太好的方法来预防和阻止这些行为的发生。

  要改善目前的糟糕局面,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我们需要更好的立法和执法,更具针对性地预防和惩罚网络暴力。而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我们有更多的数据、更好的研究、更充分的讨论。

  我们的媒体需要给记者提供更好的支持。这种支持至少是三个层面的:第一,法律层面的支持,必要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记者的权益;第二,技术层面的,为记者配备更好的隐私工具,保护他们在使用邮箱、社交媒体时信息不外泄;第三,心理层面的,避免让受害记者受到心理创伤。

  ICO事件之后,财新技术部门提高了公司邮箱的安全级别,编辑部和法务部都介入了后续应对当中。同时,他们也还增派了记者跟进相关内容,用更多的事实进行回应。

  在这些针对具体案例的应对之外,还应该有一些更系统性的总结和措施。比如,各家媒体可以联合起来组织培训和工作坊、提供实用工具箱。法律工作者、IT从业者和心理咨询从业者可以提供必要的协助。

  我们的社交媒体平台也应该有更多的作为,更好地预防和惩罚网络暴力行为。

  我们每个人也都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除了自律之外,还可以共同营造更好的网络社区氛围。

  CNN前战地记者Maria Ressa曾经在普通网友的帮助下,惩罚了一位攻击者。当时,一个年轻的男人用假名在她的Facebook页面留言:“我希望Maria Ressa被反复强奸至死。”Maria Ressa号召自己的粉丝帮忙人肉此人,最后真的找到了他的真实身份:一个22岁的大学生。在大学的介入下,他被迫向Maria Ressa道歉。

  这种以牙还牙式的做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但它的思路是可以借鉴的:如何让施暴者付出更大的代价,在施暴之前感受到更多的威胁。

  4、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告诉你:记者这个行业很危险,尤其是女生,不要来做记者了。

  恰恰相反,当这个社会上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潜意识里认为“说太多话的女人应该被强奸”的时候,女性应该做的是勇敢说更多的话,而男性更应支持女性说更多的话。

  如果更多女性选择了退缩,选择了闭嘴,那么那些施暴者的目的就达到了。

  更何况,在这个年代,你以为不当记者就能免于被骚扰和攻击吗?

  这是一个人人都在发声的时代,它意味着:任何人都可能遭受攻击,任何女人都可能收到强奸威胁,不管你是不是记者。

  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26%的年轻女性(18-24岁)在网上遭遇过性骚扰,而只有13%的年轻男性有这样的经历。有媒体写出这样的标题:Why Women Aren’t Welcome on the Internet(为什么女性在互联网上不受欢迎)。

  只有我们都携起手来创造一个更安全的环境,让更多女性在这样的环境中发出更大的声音,才能有所改变。

作者:方可成
来源:新闻实验室
转载自:新闻实验室


  版权申明:这篇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所有。因为文章被多次转载,或因难以确认原始的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故仅标明文章的来源或转载自某个微信公众号,如涉及作品的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相关的内容或协商解决版权问题。由于文章的内容为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同时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特此申明!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