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记者调查 >

讷河监狱 香艳的另一面

时间:2015-01-23 10:15 点击:

昨天有一则新闻:讷河监狱囚犯王东微信诈骗、拥有7名情人、胁迫警察妻子裸聊、监内约炮,细节香艳、传播甚广。其实,这所监狱的故事远不止于此。去过那里调查的 @小三不二 发现: 一个还有13天就刑满释放的囚犯穿着血衣死去;一个囚犯吊死在监舍仓库门上,而

 

昨天有一则新闻:讷河监狱囚犯王东微信诈骗、拥有7名情人、胁迫警察妻子裸聊、监内“约炮”,细节香艳、传播甚广。其实,这所监狱的故事远不止于此。去过那里调查的 @小三不二 发现:

一个还有13天就刑满释放的囚犯穿着血衣死去;一个囚犯吊死在监舍仓库门上,而监管他的干警却在树林中上吊身亡……一年里,这里“自杀”事件超过7起。至于赌博、喝酒、抽烟、打手机、组织囚犯用250台电脑打“魔兽世界”这种事情,则只能算小插曲。

“讷河监狱”是现在改了的名字,当时,它还叫“老莱监狱”,管理者也是另一拨。@小三不二 对鹿鸣君说:“时常想起自杀者母亲的哭泣,如果,那时我发出这篇文章,讷河监狱或许就不会有此香艳一劫。”

老莱监狱自杀事件

正对狱门的马路就叫新生路,开阔平坦。这条长290步的路,承载着一个最朴素的愿望——重新做人。

不过,40岁的囚犯钱海波永远失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他求得解脱的方式血腥至极。

一份监区向监狱党委的汇报材料记录说:

8月21日凌晨1时40分左右,罪犯钱海波在床边小便后,上床时突然用头部猛撞床左侧的玻璃窗,致使玻璃窗上两层4mm的玻璃全部破碎,负责监控的罪犯李明治和刘宏顺及时将在撞碎的玻璃洞内上下左右转动头部的钱海波救出,值班民警李鹏、张喜平听见声音后迅速打开监门进入监内……组织罪犯将钱海波及时送往监狱卫生所进行抢救……6时20分抢救无效死亡。

母亲谷桂兰永远记忆着那个早晨,她刚刚醒来,便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击倒, “早上监狱来电话,说是孩子死了,让家人快过去。”

她并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儿子。

当天11点多,钱家人从黑龙江省富裕县龙安桥镇后雅洲村赶到几百里外的老莱监狱,钱海波的尸体已然冰冷。家属提出看一看事发现场,被检察院工作人员拒绝。家属提出寻找事发时钱海波所穿的衣服,监狱方称,血衣太脏,已找不到了。死者弟弟钱海涛说:“在一个像厕所的小房子里,我哥放在一个铁箱子上,穿着新换的囚服,用布盖着。血衣和现场我们根本见不到。”

一个还有13天就刑满释放的囚犯为什么会忽然死去?这让家属猜不出答案。

齐嫩地区检察院介入调查,这并没能缓解死者家属的焦虑。相反,双方在言语上却是颇多抵触,钱海波的叔叔钱文是律师,他对钱海波死亡提出了一系列疑点,希望检察院立案调查,检察院说如果涉及到有干警犯罪自然会立案,钱文当场反驳,“不立案调查又怎么知道有没有犯罪?”

钱海波的尸检显示,颈部8cm的穿透伤“符合玻璃扎伤”,“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家属的猜想

一些渠道获得的消息显示,在事发当天早上8时25分,监狱工作人员对负责看管钱海波的服刑人员夏胜国进行了询问,询问记录中监狱方已称钱海波之死是“自杀”。

死者家属并不完全认同监狱关于钱海波自杀的解释。钱海涛说:“不排除他杀的可能,说是自杀又得不到合理的解释。”疑惑不能排除,死者家属寄希望于第三方检察院的独立调查,遗憾的是检察院只是口头通知钱海波是自杀,却迟迟不给出具书面调查结论。

旧的疑惑难以化解,神秘知情人的出现又让钱海波之死显得扑朔迷离。

2008年10月,一位自称是钱海波死亡事件的知情者,通过电话向钱家人透露了一些关于钱海波死亡时的细节。知情人称钱海波是自杀,但监狱在对钱海波的监管上存在严重问题,出事后救治也不积极。知情者向钱的家人讲述了更多的细节:钱海波出事时只有一名叫夏胜国的罪犯看管,当时带着脚镣和手铐,出事时手铐不知道被谁打开。出事后死者被搁置在监狱卫生所走廊,并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甚至说救治过程中并没有给失血过多的钱海波输血。

钱海涛回忆道:“尸检时看到伤口就是把外面缝上了,伤口都穿到嘴里面了,里面大血管都没给缝。”

神秘知情人与钱海涛在富裕县见面,见面过程中知情者一直带着口罩。细心的钱海涛注意到,来人大衣里面穿的是警用衬衫。他告诉钱海涛:检察院到现场后,自杀现场已被监狱方打扫过。即使是自杀,监狱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情发生十个多月,钱海波的尸体依然冰封在讷河市火葬场冷库中。钱海涛悲伤地说:“差13天就出狱了,他为什么要自杀?说不过去啊。”

(谷桂兰并没能第一时间见到儿子钱海波)

死亡现场和血衣至关重要,如果存在搏斗痕迹或者别人的血迹,那自杀就不能成立。但是,家属看不到。

2009年5月5日,老莱监狱副狱长李光语气坚决地说:“就是自杀。要是干警有责任,我们绝不袒护,该处分就处分,该抓就抓。检察院也介入调查了,干警没责任。”他还介绍说,钱海波精神状态不好,出事之前已有自杀倾向,2008年7月14日劳动时趁人不备摸过电闸,被救下,随后监狱加强了对钱的监管,安排干警和犯人对其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控,多位干警与其谈话,进行心理疏导。

一年中六人自杀的是与非

2009年4月,网名为“公道3”的网友在天涯社区、腾迅论坛发布题为《史上最牛“躲猫猫”监狱长》的帖子,帖子称:2008年3月-2009年3月老莱监狱有六名服刑人员自杀,其中三人死亡,指责监狱方“躲猫猫”事件频发。

网帖罗列了六起服刑人员自杀事件:

井洪波,后勤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3月12日在罪犯仓库内自缢身亡,原因是狱内赌博输掉巨资,加之家中变故。

钱海波,五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8月21日在罪犯寝室割颈动脉自杀身亡,原因是该罪犯私藏手机与监狱外女子恋爱,曾一度失恋灰心,监狱却多次安排此女子一再探视,再度引起该罪犯情绪波动。

刘凤喜,一监区服刑人员, 2008年9月在厕所自缢未遂,原因是遭受牢头狱霸殴打。

袭普春,五监区服刑人员,2008年12月在考察保外就医的多名监狱民警面前服毒自杀。

闫金武,二监区服刑人员, 2009年2月10日自缢未遂。

高永生,二监区服刑人员,2009年3月15日自行将睾丸割掉以图自杀,原因是遭牢头狱霸强迫劳动。

网帖还称,短期内监狱服刑人员自杀多人,监狱管理方怀疑是荒废多年的浸油厂院内大烟囱正对监狱道路所致,遂于2008年秋扒掉烟囱。

网帖被多个论坛迅速转载,老莱监狱信息中心“蓝盾精英2009”在发给天涯版主的删帖请求中,回应了这一帖子所罗列的自杀事件。删帖请求称:文章内容不但严重失实,而且蓄意诋毁我单位领导,败坏我单位声誉,影响极坏。文中所述井洪波因为在狱中输掉巨额赌资,加之家中变故而自杀一事不属实,井洪波是因为与妻子离婚后产生心理压力而轻生厌世,根本不存在赌博之说;至于刘凤喜被牢头狱霸殴打、袭普春当着民警面自杀全是无稽之谈,钱海波自杀是因为其精神分裂所至,根本没有所谓打手机谈恋爱之事;高永生系以自伤自残方式逃避改造,决无牢头狱霸强迫劳动之说。拆除烟囟是监狱整体规划的要求,与风水无关。

2009年5月,有人在老莱农场提起袭普春,一位狱医反问:“袭普春出事很长事件了,你不知道么?”提及闫金武,另外一位狱医脱口而出:“他精神病”。一位狱政处工作人员说:“高永生是自残。”

对于六人自杀的说法,监狱副狱长李光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有的是刚把绳子套到脖子上。”他解释说,井洪波是因为家里媳妇要离婚而自杀,说他赌博输钱的事狱政科也查过,但查不实;钱海波是因为精神不太好自杀,出了这样的事监狱也很无奈;高永生是因为得了生殖系统疾病,自残割掉生殖器。我们没有发现牢头狱霸,不存在强迫劳动的说法。

老莱监狱纪委书记王树清说:“袭普春已经保外就医,监狱派人例行查访,当地负责监管的派出所不给签字,使他不能继续保外就医,按照相关规定,必须收监,他在厕所服剧毒自杀。”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朱文学表示,服刑人员是高危群体,特殊环境造成服刑人员精神疾病患者增多,其监管范围内患有精神疾病的就有400多人。他回应老莱监狱六人自杀事件时说:“六个虽然都叫自杀,但只有两个是自杀。这里还有精神病,还有的是保外就医期间死亡。”他表示,省局狱政处专门调查过,也有情况说明,干警没有责任。如果要查看调查报告,需要经过司法部监狱局同意。

老监狱的老问题

黑龙江省老莱监狱,地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区讷河市(县级)的老莱农场,有干警500人左右,在押犯人1200余人。

据了解,财政按人均1800元/年的标准将生活费划拨到监狱系统,为维系监狱日常开销,一些监狱在押的健康服刑人员必须从事体力劳动。老莱监狱自2006年开始,为了防止犯人脱逃,已经不出外工。监狱组织服刑人员在监区内的生产车间从事磨珠宝、扎头套(模特头套)、编汽车坐垫等工作。

老莱监狱的一位干警告说,各个监区的生产任务都有固定的指标,如不能完成监区长会受罚。

这种创收的压力被传输到这一体系的每个细胞。2006年老莱监狱曾经先后购进250台电脑,组织囚犯打“魔兽世界”和“完美”等游戏。一位曾经服刑的犯人说:“如果出来一个红人,那就兴奋得直拍大腿,一天砍不出多少游戏币是不行的。”该项目在2008年因“不太适合”被叫停。

监狱的创收体制似乎已成常态,对监狱管理方面存在问题的指责却难以忽略。

一位熟悉监狱管理的人士称:监狱里打手机成风、赌博成风、饮酒成风。在某特定的阶段,24人的某监区宿舍就有6部手机,监内存在赌博行为,打的是纸质麻将,输赢大的时候会达到上千元。监狱中酒的价格是平时每袋(500克)10元,逢年过节会涨到20元甚至更多。

为了验证自己所言不虚,这位知情者还当场拨打了监内服刑人员的手机,和监内服刑人员通话。

老莱监狱副狱长李光回应称:“这种现象肯定有,但绝对没有那么普遍,是个别的。”他否认干警放纵甚至帮助服刑人员违纪,他拍了一下桌子,语气坚决:“绝对不可能,谁要是那样还想不想干了?”

2009年5月18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朱文学这些问题记到本子上,拿出一份开展清理监区违禁品的文件:“打手机的情况我们一直在清查,今年3月我们组织进行专项清缴违禁品的行动。如果确实存在问题我们会积极整改。”他表示,黑龙江监狱管理局正在积极筹措在各监狱设置安检门,以严查违禁品。

“第七人”的死亡

2009年6月25日,老莱监狱再次发生在押人员自杀事件,一位监狱的管理干部深信起某种神奇的力量,他反问:“你说是不是犯点啥?”

调查获知,老莱监狱劳动厂房内没有卫生间,在押人员需在干警监管下定时排队“放便”。6月25日11:10分左右,当班干警郭振楼等两位干警押着犯人排队“放便”,“放便”结束后,点名时发现少了王利君,经过寻找,王利君吊死在监舍一层的仓库门上。

王利君为何自杀?有消息称,王利君所留遗书上说监狱在改造劳动中严重超时,完不成劳动任务,得不到分,减不上刑,对改造失去信心。老莱监狱监狱长郑建军否认了“劳动超时”的说法,他告诉我:“在押人员除了吃饭、休息、放风和做操,劳动时间也就是八小时。他肯定是自杀,这点是定了。”郑承认,监狱的各个监区创收会有“参考指标”,因为交通不便,老莱监狱的指标是最底的。

事发后,齐嫩地区检察院介入调查。

调查获知,王利君的尸体在6月26日上午在讷河殡仪馆火化,死亡证明上原因栏标注是“自缢”。郑建军告说:“检查机关结论性的认定还没有拿出来,初步确认不是他杀,是自杀。尸体处理了,是经过家属、检察院和监狱三方认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7月1日,监管王利君的当班干警郭振楼在老莱监狱西面的树林中“上吊”身亡。郭的家属说,郭死之前没有任何异常。一位监狱管理干部说:“郭当时请了假,但他的死肯定和王利君的死有关系”。这位干警惊心于同事之死:郭当时是用领带自缢,领带不堪负重断了后,郭又用铁丝继续完成自杀。据了解到,郭死亡后讷河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出了现场,死亡证明是由讷河市公安局老莱分局出具的,死亡原因是“心脏猝死”。

针对多起在押犯人自杀事件,老莱监狱监狱长郑建军告诉笔者:“在押犯人是高危群体,监狱管理上肯定有管理不到位的地方,管理上出现一些问题,像犯人自杀。”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处长王延军表示,出现事故,监狱肯定要负管理上的责任。

针对老莱监狱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2009年7月7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会决定,给予老莱监狱长郑建军行政警告处分,副狱长李光“引咎辞职”,责任干警交由老莱纪委依法查处。

来源:呦呦鹿鸣

(编辑:兰新义)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