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记者调查 >

21世纪网出事 侧证财经媒体为何偏爱IPO报道

时间:2014-09-05 10:39 点击: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有观点认为,国内媒体都存有脏的问题,其中在市场化媒体里,财经媒体普遍比其他报道领域的媒体脏。 一觉醒来,变天了。这是一位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在今天微信朋友圈上发的第一句话。 昨日午夜时分,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中心官方微博同时发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有观点认为,国内媒体都存有脏的问题,其中在市场化媒体里,财经媒体普遍比其他报道领域的媒体脏。

 

一觉醒来,变天了。这是一位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在今天微信朋友圈上发的第一句话。

昨日午夜时分,人民日报和央视新闻中心官方微博同时发布信息,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新闻敲诈,被依法接受刑事强制措施。

“今天早上才知道出事了。”21世纪网一位北京资深记者向记者站网透露道。

据悉就在3日下午,21世纪网主编还在和同事开会。根据通报,21世纪网案发源于一些企业和个人举报。

今天早上8点,21世纪网发布的声明表示,21世纪网几名人员在2014年9月3日晚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21世纪网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工作。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21世纪网将继续秉持专业、客观的理念为用户服务,并以负责任的态度处理相关事宜。

另有消息称,除了21世纪网多数人员涉案,21世纪经济报道驻湖南记者夏小柏、许煜、彭立国也在昨日晚间被长沙警方扣留,事涉21世纪网案。

另据记者站网获悉,除上述21世纪网的多位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外,21世纪经济报道也疑有人员被带走。据一位媒体同行透露,她所熟知的一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天一直是处于“失联”状态,微博未更新,其个人的公众号今天更是罕见地没有在以往时段进行更新。

在上述人民日报微博中,以“21世纪网主编刘某、副主编周某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模糊了涉案人员,但在财新网今天8点发布的报道中,则直接点名。

根据财新网报道,涉案人员其中包括21世纪网主编刘冬、副主编周斌。

在财新的报道中,针对此次21世纪网与财经公关公司涉嫌共谋新闻敲诈,其再次重提财新新世纪2012年第31期这篇《求解IPO有偿沉默》点破行业潜规则的文章。

据相关人士透露,此次21世纪网案发,或于当年酒鬼酒被曝含有塑化剂有些关系。

2012年11月,21世纪网以《致命危机:酒鬼酒塑化剂超标260%》为题,发文报道酒鬼酒有毒。报道称,21世纪网在酒鬼酒实际控制人中糖集团的子公司北京中糖酒类有限公司购买了438元/瓶的酒鬼酒,并送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酒鬼酒中的塑化剂DBP明显超标,超标达260%。

文章发出后,酒鬼酒临时停牌,整体白酒行业也遭受重创。中国证券报曾统计,在2012年11月19日21世纪网刊发报道之后仅一天时间,两市13只白酒股19日的总市值蒸发约323.56亿元。事后亦有人分析,此次媒体送检,有可能是一场做空白酒股的阳谋。

事实上,此次21世纪网涉嫌IPO敲诈,在业内并非个例。围绕于财经公关,多数财经媒体都曾或多或少的参与其中。“每家上市公司IPO期间,都得准备一笔客观的媒体费用”,这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惯例。在去年IPO暂停一年期间,一些财经媒体甚至不得不转变,以应对这块利润缺失。

一位主流财经媒体人士向记者站网透露,大部分同行更加倾向报道即将IPO的企业,而且这部分选题,大都是负面反之是公关正面宣传类稿件。

事实上,拟上市公司在成功IPO的前夜时,公司高管们“心乔意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负面新闻。

曾经有企业已经拿到了IPO批文,可是因为一篇负面新闻遭到证监会调查,因此无限期推迟,至今仍未成功发行,可见IPO企业对负面新闻的“畏惧”。

媒体同行偏向报道拟要IPO的企业除了可以让报社获得更多广告费,另外转载量也是非常的大。只要是财经类负面,各大财经网媒肯定是第一时间转载,这已经是常识。给报社获得广告费也只是为公,而上市公司的公关部或者董秘总会通过财经公关公司以各种名义让媒体从业者私人获利,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由于企业在IPO过程中受到的关注和质疑最多,财经公关的重要性也就凸显出来。在IPO期间,国内公司基本百分百会聘请财经公关。财经公关会帮助企业监测媒体动态,协调高危媒体关系,制定上市后的媒体投放合作方案,确保企业在平稳的舆论中登陆资本市场。

这样一来,就构成了完整的媒体与财经公关利益链条。在记者站网此前对多位媒体高管接连落马的分析总结中,媒体存在的新闻寻租、灰色经营,长期以来一直是个顽疾,难以根除。

21世纪网在官方通报中,被定性为新闻敲诈。

根据《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第四条明确规定:坚决反对和抵制各种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行为,不利用职业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不以任何名义索取、接受采访报道对象或利害关系人的财物或其他利益。

此前新快报陈永洲事件亦是如此。2013年陈永洲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批准逮捕,新快报人事也进行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新闻记者的采访报道,由报社安排,采写的内容经过了报社的编辑、审核、把关,是严格意义上的职务作品。

并且舆论监督是新闻媒体的重要社会功能,也是社会知情权和监督权的重要落实形式,记者作为新闻媒体从业人员,采访报道权受法律保护,是不可或缺的一种社会职业。

对此,有关人士指出,在针对媒体从业人员涉及新闻敲诈、有偿新闻时,有关部门应厘清份属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并根据此,判定责任方。

但总归“打铁还需自身硬”。原则,底线仍不能轻易突破,利用新闻寻租,绝不可取。今年以来,包括双汇、阿里巴巴等企业均以不同手段向外界透露出,其遭遇有关媒体的多次敲诈。

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现有的制度环境下,有偿新闻、新闻敲诈,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绝非某一家或几家媒体单位所独有,有关部门应尽早出台相关规定或措施,来规范这一行业发展。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有观点认为,国内媒体都存有脏的问题,其中在市场化媒体里,财经媒体普遍比其他报道领域的媒体脏。并且这种问题的产生,一般是自上而下的,先从领导自身产生问题,再到采编人员。 “但财经媒体也有高下之分,财新传媒是相对不脏的,21世纪绝对不是最脏的。”

以下为部分媒体从业人士对此事的看法

@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21世纪网终于出了大事!做媒体,无论是传统还是新媒体,把握技术变革与用户习惯是我们必须要引领时代的追求,但理想与坚守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也是支持我一生愿做媒体的最大动力。

@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今早醒来看到21世纪网的事在刷屏。对一件尚在调查中的案件,本人没兴致说东说西。CC某V昨晚在大幅报导此事。前段时间该台的郭某玺芮某钢叶某春一大票精英被带走,该台为何淡定得像这一连串大事压根儿没发生过?为何不让这些帅哥靓女也享受一下GMM的待遇,让他们在全国人民面前分享一下获罪感言呢?

@财新传媒副主编凌华薇认为,恶意用IPO报道换取商业利益的做法,在外界印象中,这两家(21世纪网、润言)也许不是最严重的,但鉴于两家机构的行业地位,此案有标杆性意义。

@评论员杨涛:21世纪网主编等8人被抓,用不着大惊小怪。当前的新闻管理体制,从根本上造就了记者、编辑哪怕是媒体领导都不得不寻找弄钱的空间。特别是一些边缘化官办媒体,凭借刊号到处搞记者站收钱,明确要求记者站每一年必须交多少广告费,什么新闻道德、职业操守都他妈废话。体制不改,媒体犯罪、搞钱依然如旧。

作者:张江 来源:记者站网

(编辑:兰新义)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