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报道 >

31年跑口女记者 竟在体制内把新媒体做成了 为她的匠心打Cal

时间:2017-09-28 14:27 点击:

/ 原创

 

  1986年,从复旦大学新闻学专业毕业的谷伊宁,来到浙报大院,成为《浙江日报》一名跑卫生线的记者,这一干就是11年。1997年,谷伊宁转到《钱江晚报》工作,但工作内容没有变化,跑的还是卫生线。

  浙报集团“网红”记者谷伊宁

  在西方媒体中,“高龄”记者很常见,但在国内这么大年纪还在坚持的记者比例很小。记者吃的是青春饭,这是大多数人对记者这个职业的评价,但谷伊宁是个例外。30多年的跑线生涯里,浙江生省卫生厅长都己换了四任。

  “我对健康这个条线很喜欢,对医疗行业有着特别的热情,”谷伊宁的母亲原来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家庭环境对她也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谷伊宁接收新知识快,卫生线的通讯员很稳定,很多医生也和她成了好朋友。卫生线跑久了,大家都愿意和她交朋友,她的观察报道也给医生们的科研带来了启发。但这么多的资源除了方便报道,其实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2013年,凭着个人兴趣,谷伊宁开始运营微博@浙江微博医生,后来又转到微信公众号“浙江名医馆”,这个不经意间的无心之举,使她多年积累的业界资源实现了增值,“浙江名医馆”成为了浙报集团首批新媒体孵化项目且“融”资最多,半年达140万。两年时间里,“浙江名医馆”累计注册用户约20万,其中收费会员1.5万,内部项目孵化成功。

  谷伊宁曾在《中国记者》杂志发文,她这样介绍刚开始创业时的想法:当时多做一份新媒体工作,浙报集团不给任何报酬、奖励,也不计工分、业绩。我根本没觉得自己在创业,只是被内心渴望传播健康理念的原动力驱使。于是作为编辑的我和两位从事医疗卫生报道的成熟记者,开始“浙江名医馆”的运营。

  谷伊宁负责运营的项目随后被浙报传媒上市公司“相中”,成立了项目制公司,做医疗咨询、传播服务型产品。她带领团队在健康传播领域进行新媒体创业,新世界的大门就这样被推开。

  2015年3月,“名医在浙里”App正式上线,来自杭州16家省、市级医院的150余位名医专家加盟,每周为患者留出300多个名医加号。和春雨医生不同的是,这款客户端的定位是区域性的在线医疗健康咨询平台,患者在平台上对信赖的医生会产生粘性。

  这个对接医患的新媒体平台,提供的其实是平价服务,注册用户每年交50元钱,即可成为会员。到现在为止,付费用户已经有两万多人。平台可以为用户提供线上问诊服务,患者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医疗服务。

  今年三月,微信服务号“宝宝好孕”宣布上线,名医加号、微课堂等多项功能,从大而全的综合健康医疗服务平台到精细化的垂直平台,谷伊宁带领她的团队将服务拓展到更深的领域。

  谷伊宁(沙发左一)和她的团队(来源:京原路8号)

  谷伊宁告诉观媒君,由团队打造的眼科服务平台项目从多个项目中脱颖而出,拿到了浙江省财政专项扶持基金,有企业看好这个项目,也进行了投资。大家想了百来个名称,最终为项目取名“明视”。观媒君了解到,“明视App”目前正在各大应用商店审核,上线日期不会太远。

  在项目运营的同时,十多个垂直社群也先后成立,病友群里,患有同类疾病的人群抱团取暖,相互交流资料经验。相同领域的医生也组建了微信群,大家在群里可以交流工作,非常方便。被报道对象通过新媒体项目聚集了起来,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

  与市场接触,谷伊宁的视野开阔了,事业也焕发了“第二春”。

  现在的团队实行项目制运作,内容、推广、技术、客服……大家各司其职。谷伊宁以往单纯做采编和策划,也做过不少公益活动,比起以前的工作,现在的事业是以前做不到的,即使想做也做不成。

  以往的内容是零散的,资源利用率也不高,而现在的工作是连贯的,形成了一个闭环,不是简单的生产内容,而是还能提供各类服务。

  “原来内容是不赚钱的,现在内容也能卖钱,”谷伊宁告诉观媒君,团队制作了很多互联网产品,例如“名医公开课”“线上问骨龄”等,这类医疗服务可以获得收益分成。

  在孵化期间,谷伊宁团队与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深度合作,选择先进的微创手术作为合作内容,请专业团队拍摄录制微创视频,在微信平台上进行传播,减少患者的术前恐惧。团队与医疗单位的合作,突破了传统的信息供给和收取广告费用的模式,加深健康传播领域的互利合作。从健康传播的效果来看,受众更容易理解实况视频。

  转型以来,谷伊宁不再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她对传媒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原来想得最多的还是把内容做好,但内容的好坏并没有明确的评判标准。现在数据可以说话,微信文章点击量高,转发的人多,办场活动后台有很多人报名,大家愿意为好的服务买单,内容的好坏通过这些可以直观体现。

  谷伊宁认为,好的内容并非是能拿到新闻奖,而是产生社会价值。她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应试教育的学生,即使天天考试都拿100分,又有什么用呢?考试的意义在哪儿?“过去很多群众走了不少冤枉路,我们的平台可以帮助他们,这样创造的价值更大,盈利模式也比以前要好。”

  虽然现在还得操心项目成本,但谷伊宁还是放不下内容,《钱江晚报》每周都有六七个医疗卫生版,每篇稿件她都要亲自看。虽然现在写稿不多,但策划还是要做的。

  现在都说传统媒体不行,很多人都忙着跳槽,谷伊宁很平静,她还是喜欢现在的工作,这里面除了浓浓的媒体情节,还有就是在传统媒体也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创业不能钻到钱眼里去,我不缺钱也没有必要去折腾,还是做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有意思。”

  从原来单纯的写稿编辑,到现在所做的连接受到社会认可,除了经济上的收益,最重要的还是转型带来的成就感。作为卫生条线的资深记者,谷伊宁其实有很多机会转到管理岗位,在前些年,领导看到她年纪较大,曾依照她的年龄专门设置管理岗位,但谷伊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不愿意去搞管理,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作者:陈浩洲
来源:传媒大观察


  版权申明:这篇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所有。因为文章被多次转载,或因难以确认原始的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故仅标明文章的来源或转载自某个微信公众号,如涉及作品的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相关的内容或协商解决版权问题。由于文章的内容为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同时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特此申明!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5009276号-3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