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报道 >

在市县台做编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为收入和编制所困 “坐等”关停并转

时间:2017-07-28 10:54 点击:

市县级电视台生存空间正在收窄,加之四级办电视政策如今屡遭诟病,区县电视台存在的合理性颇受质疑。市县电视台电视人的工作现状,尤其是县级台编导的职业状态也引起了行业的关注,看电视采访了四位市县台85后电视人,和他们聊了聊职业现状和对传媒业发展的

 

  市县级电视台生存空间正在收窄,加之“四级办电视”政策如今屡遭诟病,区县电视台存在的合理性颇受质疑。市县电视台电视人的工作现状,尤其是县级台编导的职业状态也引起了行业的关注,“看电视”采访了四位市县台85后电视人,和他们聊了聊职业现状和对传媒业发展的看法。

  在今年三月的公务员招考中,章秋未能如愿通过,但她的心情却大好。

  “我已经很满意了,面试上百个人中我进了前三,仅差在笔试。”对于曾经内向寡言的章秋来说,面试环节胜出就是很好的结果,她把这个成绩归功于这些年在县电视台的锻炼,“变得更自信了,也学会了很多套路,哈哈。”

  章秋毕业于南京一所211大学,当年她误打误撞选择了新闻专业,毕业时又误打误撞回到了老家苏中某县级台工作。在县台一干就是七年,她收获了职业生涯很多宝贵经验。

  像章秋这样在市县级电视台工作的编导,无疑是个庞大的群体。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县(区)级广播电视台共有2024家,城市电视台也有百余家,作为这些电视台最小的细胞,基层编导必然也与大的肌体休戚与共。

  在“天上一颗星,地上一张网”,世界被打平的媒介环境下,市县级电视台生存空间正在收窄,加之“四级办电视”政策如今屡遭诟病,区县电视台存在合理性也颇受质疑。

  在此当下,市县电视台编导的工作现状,尤其是县级台编导的职业状态也引起了行业的关注。近日,“看电视”(ID:TVwatching)采访了四位市县台85后电视人,和他们聊了聊自身的职业现状和他们对传媒业发展的看法。

  不输省台的工作强度

  李曼回复“看电视”(ID:TVwatching)信息时已是深夜,此时她刚刚加完班回家,尽管她是在鲁北一个县级台工作,但从强度和节奏上看,似乎和省市台没什么两样。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李曼所在的这个县级台有新闻、综合、生活三个频道,节目制作上分为新闻中心、民生中心、文艺部、青少部等部门,每个频道有五六档自办节目,新闻、民生、文艺、益智等类型都有。李曼所在的组总共9个人制作少儿节目,她负责后期剪辑,而编导则由他们的部门主任兼任。

  按照李曼对“看电视”(ID:TVwatching)的描述,他们的这个节目事实上是栏目组创办的少儿才艺培训机构,线下分成八个班培训,每周一个才艺班进行户外实践,例如小主持人外出采访,然后节目组将其录制下来播出,两天播一期,节奏紧凑。

  虽然发条拧得很紧,但李曼却对现状很满意,她觉得自己在电视台中学习了不少东西,“虽然大学学的是编导,但我也是去年来到电视台工作后才喜欢上这个行业的。”李曼表示自己想在这里好好干,争取做几年能有升职机会。

  相比刚工作一年的李曼,从业六年的马晓岚虽然对这个行业仍有热情,但更像是“苦中作乐”。

  马晓岚所在单位是山西的一个市级台,她做的是一档反映当地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的旅游类节目。

  在这档30分钟的周播节目中,马晓岚需要负责从前期策划、文案撰稿到中期拍摄再到后期剪辑的全部流程,周一到周四紧赶慢赶做出来后,周五领导审片、修改,周六播出,一周下来整个人都属于绷着的状态,加班熬夜常有的事,难得到了周末又得开始想下一周的选题了,“工作强度挺大的,现在腰椎颈椎都出现了些问题,要不是对编导是真爱,真心扛不住。”

  不过,马晓岚也觉得自己工作六年收获很大,她在的栏目组经常会承办政府的晚会,经过一次次的磨炼,她已经成长为晚会总体设计和执行总导演,“做晚会要协调各个环节,突发情况很多,需要导演全局把控,所以我练就了不停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且官方性质较浓的晚会,要平衡各方的需求,这些也都是很难得的锻炼”。

  集体症候:收入、编制和价值焦虑

  在承认自己收获颇多的同时,章秋也明确表示自己对现状并不满意。

  她把去年当成自己的转折年,一方面是因为去年她刚过30岁生日,“三十而立”的古训开始对她带来现实心理压力;另一方面,去年她参加了编制考试,章秋认为在她考试成绩和工作业绩都领先的情况下,台里却把编制名额给了另一个人,存在有失公平的行为,经过这番事件,她觉得自己对社会认识成熟了很多。

  是非难评,但章秋追求的“编制”确实是很多市县台编导孜孜以求的身份。章秋告诉“看电视”(ID:TVwatching),有没有编制从现实待遇上来看,差别非常大,目前她的薪水每个月到手只有两千多,而如果有编制的话则会是现在工资的二倍,“无论我多努力,最多也只能拿到有编制的60%的薪水。”

  马晓岚也表示自己没有编制,目前她在市级台的收入远远比不上卖保险和做销售的。不过她表示进电视台工作,没太在意收入,更看重这份工作的光鲜,“在电视台工作感觉高大上一些,而且这种工作确实也能让人短时间接触相对高端的圈层,这是一种挺好的社会资源积累方式。”

  相比于薪水,职业成就感低、发展空间小更让肖云飞感到失落。他毕业于天津一所211高校,毕业后回到了西北老家的县级电视台工作,起初他还踌躇满志,但干了一段时间后却开始有些懈气,“没人管你的业务水平怎么样,稿子写得再认真,镜头拍得再用心,和那些糊弄着过去的人没有两样,身边也几乎找不到愿意交流切磋业务的人。”

  究竟谁在看自己做的节目,甚至究竟有没有人看,这都是肖云飞很困惑的问题,起码在他身边的朋友中,没有人谈论过自己做的节目或者给出反馈。

  “不过县领导应该会看,”肖云飞言之凿凿地告诉“看电视”(ID:TVwatching),之前台里有一个部门领导因为一起播出事故被降职去了乡镇工作,而播出事故就是漏播了某县领导视察的新闻。

  事实上,报道领导讲话、基层调研,配合宣传重点几乎是县级台最主要的任务,而这些工作又是重复性较高的工作,“有些报道是四季歌,每年都会做一遍,我身边的一些同事就会把今年的稿子明年接着用,前一年拍过的画面第二年从素材库调出来重剪一遍就播出”,章秋将这种行为称为“反刍”,她认为这样的惰性限制了自身再有提升的可能性。

  走出围城

  工作七年来,章秋身边的同事换了一茬又一茬,许多人选择离开了,有些去了更好的上级台,有些出去创业开传媒公司,还有很多人考了公务员,“以前我们台还有人大、南大、武大的毕业生,基本来这干不了多久就走了,毕竟工资待遇和上升空间太有限,但凡有点本事的都不会在这呆了。”

  章秋也在默默地准备着明年事业编的考试,她对目前传媒行业的剧变并没有危机感,哪怕对于县级台万一“关停并转”这样的问题,她也泰然处之,“有编制的人肯定不用担心,政府会妥善安顿,我作为合同工也不担心”。

  章秋表示,这些年在台里,她一直在自我提升,没有荒废时间,因此哪怕离开台里她也有底气找到不错的工作,“这个就跟读书一样,虽然眼下毫无目的的读书无利可图,可是终究有一天,积累的东西会帮到自己。”

  马晓岚也没有一直留在台里的打算,对于当下市县台的生存发展,她形成了自己的认识,“市县台都差不多,普遍安于现状,对市场的冲击感知不明显,这不是靠个别领导力量能够改变的。我觉得行业未来会有一次大洗牌的政策驱动,就像90年代下岗潮一样。”

  相比于其他人创业或者考公务员,马晓岚正计划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希望能继续深造从而有机会进入更好平台。

  而作为男生,肖云飞对于赚钱的需求更强烈,他身边的一些同事离职后开办了婚庆公司,收入比较可观,他也把创业当做自己未来几年的一个规划,“具体做什么还没想好,但应该还是会和传媒相关。”

作者:叶实 来源:看电视


  版权申明: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除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标明作者及出处,如有侵权烦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特此申明。谢谢!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