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法制节目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查询
当前位置:主页 > 传媒创新 >

“白夜”“无证”火了 悬疑探案剧的成功秘籍可能是这三重平衡

时间:2017-09-27 16:00 点击:

近两年,悬疑剧通过网络重回大众视野,正在播出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更被赞年度最佳。一部探案剧如何才能在众多同类型片中脱颖而出?或许须满足这三重平衡。 然而近两年,《暗黑者》《余罪》《法医秦明》等在视频网站余烬复燃,烧红了整个网剧市场,也

 

  近两年,悬疑剧通过网络重回大众视野,正在播出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更被赞“年度最佳”。一部探案剧如何才能在众多同类型片中脱颖而出?或许须满足这三重平衡。

  然而近两年,《暗黑者》《余罪》《法医秦明》等在视频网站“余烬复燃”,烧红了整个网剧市场,也带动悬疑剧重回荧幕焦点。

  近期《白夜追凶》与《无证之罪》的大火,获赞无数,罪案剧再度成为电视行业焦点。从编剧到市场,这两部剧被拿来反复对比。究竟是这两部剧的成功,还是悬疑剧被压抑了太久?

  这个市场沉寂多年,它们如晒得焦干的毛草,只待星火即可燎原,究竟培育了这片市场的土壤下,埋藏了怎样的观影心理呢?笔者认为,从观影心理出发,才能找准市场定位,毕竟剧也好,节目也好,最终面对的,还是人性最深层需求。

  反思生活逻辑,也许日常的生活是这样的:人们在生活中维持了极力平衡,世界大磁场把正负两极排得均匀妥帖,我们在偶尔的幸福与偶尔的失落中拉扯出生活的平常心。

  而此时的悬疑剧,对于观众来说,就像投入沙丁鱼池的一尾鲶鱼,人们希望看到它横冲直撞,把一泓死水颠覆得热火朝天,以完成人们藏在心理的,对于日复一日生活的革命性反抗。

  这种革命性反抗区别于恐怖片,对比悬疑片与恐怖片,悬疑片并不追求对恐惧的极致体验。恐怖片的心理机制也许来自于弗洛伊德的洞察,他认为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攻击本能和死亡本能,毁灭一切的释放感后、才能获得真正安详。

  而悬疑剧的心理机制也许不在于释放,而是在于吸引与平衡。吸引毋庸置疑,它要把剧情、节奏做成挂在眼前胡萝卜,你一路狂奔追食它,编剧只在最后才松开诱饵让你饱餐。

  但这只是悬疑片合格的必要条件。一部优秀的悬疑剧,可以在剧情、观众期待、善恶的阀值、真实与虚构之间,营造出一种奇妙的平衡。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享受到不同于生活常态的平衡,它始于剧情悬念,终于期待满足。

  以近来大火的悬疑剧为例,来谈谈悬疑剧的三重平衡是什么。

  剧情与期待:结扣与解扣

  扣是悬疑剧的基本元素,扣越多,不一定剧更好,但是好剧绝不能只有几个扣。扣子要能扣上能松开,剧集里,编剧导演玩转节奏、铺陈气氛、调动情绪,全看扣松扣紧,扣密扣疏。

  《白夜追凶》的扣排得还算密。悬疑剧无非两类,一类是一集(或几集)一个案子,案与案之间,拿人物和不甚明晰的主线勾连;一类如《白夜追凶》,全剧案件的终点只有一个,不管枝桠多少,它需要完成的,是把开头的案子给破明白了。

  《白夜追凶》在开头就密集安排了一组小扣,这些小扣坠在碎尸案的大扣里,看似不起眼,却对全剧节奏气氛的调动,起到了重要作用。

  扣1:嫌疑人已经确定,剧情要如何发展开头就交代嫌疑人的悬疑剧并不多,嫌疑人,哪怕是怀疑错了的,也多是在中段出现,为缩小注意力的宽度而设。开头,关宏宇已被确定,全剧最大的扣似乎已结,却峰回路转间,演绎了一出大戏。

  扣2:片头给关宏峰安排了一个王熙凤式的出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名。他是警队菜鸟心中的偶像,却莫名不再担任支队长。满城公告的通缉令,在案发现场却被判定为不合时宜。编剧越是垒砖,观众越想踮起脚尖来看主人公的出场。

  扣3:法医是嫌疑人的妻子,前支队长是嫌疑人的哥哥,法与情的碰撞似乎在所难免。

  扣4:一句乌龙式的“又是左手”,周巡对于关宏峰的防备,关宏峰接到的神秘外卖电话。

  以上4个扣,部分地在关宏峰关宏宇的同台登场中得到部分解答,而新展开的故事里,又在旧扣上搭了新扣,观众的心态,在疑惑的解答与新疑惑的展开中,不断得到满足,这是第一重的平衡。

  期待与善恶

  善恶阀值之间的博弈在当代影视剧中已面目模糊,制片方和观众达成了对人性的基本默契:至善之人与至恶之人基本是不存在的,破案片中善恶的彰显与冲突是主旋律,警察扮演猫,罪犯扮演老鼠,猫捉老鼠。能捉住老鼠的固然是好猫,但这个好仅就业务能力而言,不管罪犯还是警察,都要极具人格魅力。

  手腕极狠、城府极深的周巡,办案起来可毫不含糊,还有窝藏嫌犯、误杀同事的关宏峰,“身背”命案、吊儿郎当的关宏宇。人物不再非黑即白,而是灰色色调。

  孔子说的“亲亲相隐”谈的是真犯罪,这是特有的中国式思维。关宏宇是否真的犯罪了,谁也不知道。可是关宏峰利用职务之便,为弟弟伸冤翻案,多少有些“不合法”。

  然而不管探案剧怎么“灰化”人物,探案剧依然逃不开善恶的内在张力,牵引观众期待的,还是善恶之间的搏斗,这基于人们对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朴素价值观的投射很难从探案剧中隐退,这也和此类剧的基因有关。

  观众的喜怒哀乐,随着人物的善恶走向而起伏,关宏宇在日常生活中体现的率性以及他可能是被冤枉的设定,关宏峰为了弟弟伸张正义铤而走险,这些剧情之所以牵动人心,本质上在于他们是“善”的,所以观众才会真的关心他们的生死存亡,为他们每一次“露馅”而捏紧一把汗。

  周巡作为警察,曾一心想要破坏关宏峰的破案,似与观众期待相悖,但是他忠于职守,一心破案,具备了作为警察的“善”,所以同样能牵动观众的期待。

  总之,作为一部面向大众的悬疑破案剧,它需要将善恶的阀值调整到符合观众期待的区域,方能获得成功。这是第二重动态平衡。

  真实与虚构

  真实案件改编这两年掀起热潮,《解救吾先生》、《湄公河行动》这些真实案件被搬上屏幕后,获得了一定成功。在《白夜追凶》中,观众也发现了真实案件的投影。他们被改头换面后,依然难逃观众的法眼——观众对于真实案件抱有极高的敏锐度。

  笔者曾为一名法治专题片编导,入职第一天,制片人就告诉我们,虽然探案剧通过编剧之手,可以编得比电视专题片精彩得多,但是专题片的最大魅力,来源于它的真实,这是任何表演无法替代的。

  悬疑破案剧在真实与虚构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这座桥小心翼翼配平着关于剧情、观众期待和善恶逻辑的化学方程式。

  观众一面用现实的常识和善恶逻辑去拷问剧,让剧的编写必须贴地飞行,另一方面,观众希望悬疑剧有一条异于生活的逻辑主线,于是在观赏过程中,对于剧情、节奏等又抱有较高的期待。

  本格推理的智力游戏,基因里缺乏人文与社会关怀,当穷尽了罪案类型后,渐呈式微趋势。

  《白夜追凶》对比《无证之罪》,虽在人物设定、节奏推进上显得更引人入胜,但是在社会关照上却稍逊一筹。当然我们不能苛求面面俱到,《无证之罪》的社会派推理也同时牺牲了一些可看性。

  真实与虚构,构成了悬疑剧的第三重平衡,这平衡囊括了剧情、善恶与期待,变成对一部剧打分的最后一栏——综合评分。

作者:shadow
来源:看电视


  版权申明:这篇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所有。因为文章被多次转载,或因难以确认原始的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故仅标明文章的来源或转载自某个微信公众号,如涉及作品的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相关的内容或协商解决版权问题。由于文章的内容为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同时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特此申明!


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wap.law-tv.cn

(长按上方网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访问)

关注我们: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

(编辑:田斌)

推荐文章
关于网站 | 网站声明 | 用户反馈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WapApp | 手机版 | 联合会官网
京ICP备<10038409>号 //百度统计 //百度自动推送